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想起那年城西的豬

2017/3/4 — 4:57

3月1日是美國的「愛豬日」,那麼巧我又在路上碰上了很多豬。我所指的不是野豬,而是那些白裡透紅,傻傻胖胖,給我們日常食用的活豬。

有在吐露港公路上駕車的朋友都應該見過很多豬。香港每日由內地進口接近四千多隻活豬,要一睹牠們死前的傻豬樣一點都不難。我在往上水方向及往九龍方向都試過和運豬車擦身而過。每次都忍不住要控制車速和豬車並排而行,為的是想偷望豬豬多幾眼。昨天早上駕車回診所途中,我從前面貨車的尾板空隙中,看到了一團團粉紅色的肉在搖搖晃晃,我猜到是豬吧。

這是出新界往九龍方向的運豬車,應該是去荃灣的屠房。我駛前一點在側面偷看,貨車上大概有幾十隻豬。有些豬把鼻子從旁邊的鐵欄鑽出來,嗅嗅路上的廢氣,或最後偷看幾眼這個世界。因為很快,牠們都會被送到屠房,然後被分屍到不同的市場,輾轉被賣到不同的廚房,然後幾經悉心的烹調,再端到餐桌上,送到大家口中,最後被我們排出來。這,其實都是我們和豬的日常。

廣告

我又想起年輕時曾經住過西環域多利道,和當時的堅尼地城屠房僅是一馬路之遙。每天喚醒我的不是雞啼而是豬的嚎哭慘叫。那時我還未懂甚麼動物權益,但每次在睡夢中被豬的哭喊聲吵醒後,天還未亮,我眼光光的發呆,或看著窗外昏黃的路燈,幻想著屠房內的情景:豬被倒吊、棒打、電擊、放血、刮毛、開肚,打豬印……血傾瀉一地,內臟東歪西倒……那段日子吃不下豬。

堅尼地城曾經被形容為被遺棄的城市,集中了多項最厭惡性的設施,屠房、疫症醫院、焚化爐、殮房。如今屠房拆了,豪宅就散落四週。豬的哭叫聲消滅了,社區也變得中產了。今日安居城西那邊的朋友,吃焗豬扒飯也吃得心安理得一點吧。

廣告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