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慢活vs港鐵霸權

2016/10/23 — 18:57

港鐵facebook專頁

港鐵facebook專頁

【文:曾偉強】

港鐵觀塘延線今天(十月二十三日)通車,頭班車早上六時十分由黃埔站開出。在列車開門一刻,有人隨即拍手歡呼,車廂瞬間水泄不通。雖然,有居民表示已望穿秋水,但也有人直言情歸巴士。

在政策極度傾斜下,港鐵(結合地產)霸權有增無已。「港鐵效應」已將原先寧靜宜居,鄰里相望,前者呼、後者應的西區,幾近「消滅」。縱然美其名曰「升級轉型」,但「原居民」、老街妨的收入可沒有上升。「溢價」盡歸業主、地產商、大集團的口袋。

廣告

如今紅磡黃埔也變天,舊樓地舖被收購,業主亦不斷加租。區內物價隨之飛升,生活成本高漲,到底是得的多還是失的多?而所謂的便利,帶動的人流,對於原先與世無爭的社區,是破壞還是尊重?現實是,港鐵的巨輪,已漸次輾平地區特色,將各區一體化。

觀塘延線通車後,油麻地站至黃埔站車程約五分鐘,比巴士小巴快十五至二十分鐘。至於在未知的將來通車的南港島線,預計金鐘至海洋公園車程約四分鐘,來往金鐘與海怡半島約十一分鐘,而來往尖沙咀與海洋公園則約十二分鐘。

廣告

問題是,十五至二十分鐘車程真的那麼重要嗎?而四分鐘從金鐘到海洋公園的意義,又真的不言而喻。至於居於南區的市民,最愛的也許就是南區的安靜偏遠,自成一角。問題是,黃埔、海怡的居民,真的可以多賺十多二十分鐘嗎?即便真的賺了,那又如何?正是「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從前,家住葵涌,紅磡上班,每天在美孚轉巴士,但從不覺累。每天經過加士居道的壁畫,看見那些栩栩如生的麻雀,感覺無比愜意。另一段時間,依然是家住葵涌,但公司在香港仔,交通的轉折亦從不感厭煩。因為,掌握時間的是人,不是交通工具。

昨天(十月二十二日),在八號風球翌日,藍天白雲引領下,老遠跑到堅彌地城海旁看海,之後還繞了一圈,擺脫舉目皆是的酒吧、Cafe後,逕到祥香園,來一杯奶茶,吃一個飽。雖然,去程乘港鐵,但回程坐巴士。說實在的,那一程巴士坐了個多小時才到旺角,但卻樂在其中,沿路充滿陽光。

上周末,也是突然興之所至,乘長途巴士到紅磡,由紅磡漫步至馬頭圍,再到九龍城。在九龍城晚飯後,沿亞皆老街步行返回旺角。游走大街小巷,總是其樂無窮。因為,沿途風光永不重複。

也許,對於講求速度的今天,慢活是個夢,亦不切實際。然而,分秒必爭,追趕時間,只會失掉生活的步伐,失去生命的節奏。而更甚者,是我們的時間,我們的節奏,在不知不覺中,被各種有形與無形的「霸權」奪走。

已故歌手約翰‧連儂曾經說:「當我們正為生活疲於奔命的時候,生活正離我們而去。」這無疑是今天大多數人的寫照。到底在何時,才能意識到,有需要這麼急趕嗎?可以慢下來嗎?

慢活的「慢」,也就是中華文化中的「閒」。那並不是要推倒高科技帶來的便利和效率,更不是要回到沒有港鐵的年代。而是要問一下自己,與其省下了不知如何打發的十多二十分鐘車程,倒不如用來欣賞沿路風光。與其像沙丁魚般擠在港鐵車廂作困獸鬥,不如好好享受輕鬆的早晨,思考這一天會多美好。

生活的節奏,因人而異,但正是因人而異,所以沒有必要由港鐵來給定。登上港鐵車站,便立即變身衝鋒隊員,弄致精疲力竭,完全迷失本來的步調。也不知多少次,在港鐵(甚至在街頭),被後面的途人踩踏我的鞋跟,甚至鞋底。香港人啊!為何老是在趕「港鐵」?

問題是,可會嘗試放慢步伐,遠離商業、地產、港鐵……等「霸權」的催促與壓迫,為心靈「留白」,品一口茶,吃一個飽。而不是漫無目的地「追趕」,也許能重拾「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情趣。

 

作者簡介:《梁特語錄》作者,自由稿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