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憶黃麗松

2015/4/20 — 10:00

現任校長馬斐森於上任前,到 Birmingham 向黃麗松請益。我記起,多年前,這簡樸房子裡的一幕。

現任校長馬斐森於上任前,到 Birmingham 向黃麗松請益。我記起,多年前,這簡樸房子裡的一幕。

余生也晚,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採訪黃麗松,在1997年。

當時,黃麗松已經自港大校長之職退休超過十年;電視台於九七回歸前製作殖民地史特輯,採訪隊遠赴英國伯明翰找他,談殖民管治下的教育。

訪談的內容,我已忘得一乾二淨,但訪問過程歷歷在目,我從來未試過在這種處境下做訪問。

廣告

當時,黃麗松的妻子李威,已經患上老人痴呆症;伯明翰城的簡樸小宅中,黃麗松一邊談往事,夫人一直坐在旁邊椅子上。

她頭微側、眼半張,說話不清晰,似乎要待在丈夫身旁才安心,她看來甚虛弱,室內也穿著厚重的毛衣。黃麗松說不了幾句,時而向著太太微笑,時而探身為她整理儀容,安慰她說:快講完了,多等一會……

廣告

訪問完畢,黃麗松隨手拿起小櫃上一幅五十年前的黑白照,一對年輕戀人的青春笑靨。相片裡的女孩,嫣然一笑,溫婉而自信;男的神采飛揚,眼神堅定;那些青葱歲月,兩人一臉豪邁,時間在他們一方,迎向無盡可能的未來。

彈指之間,光輝年華只在回憶;隆冬的陽光,穿透窗櫺,凝住了歲月的殘酷。

兩年後,校長伉儷回香港時,夫人在港大山頭走失墮山,失救而逝。一星期前,傳來黃麗松校長離世的消息,湧上心頭,就是那年那天,伯明翰一面之緣、直面歲月匆匆之霎時觸動。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刊於作者博客的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