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憶。康仔

2019/5/7 — 12:10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資料圖片)

工業傷亡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資料圖片)

難過的並不單是突然收到你過身的消息。想起你一輩子用很多精神時間去為一些工業傷亡的工友努力爭取,還未正式看見政府大幅度加重違例僱主的罰金之前,你卻先走一步了。我努力地抑壓自己的悲傷,叫自己不要哭,但還是做不到。

忘記多少年前了,第一次,在一個工會的週年大會上面認識你,看見你那快速的身影走上講台,示範一下怎樣做熱身運動,防止工作的時候拉傷。不少的時候都見到你,出席大大小小工會的週年大會,講解著防止工業意外的重要性,有機會和你在一起總是聽著你訴說哪一間公司冷血無情僱主怎樣,逃避應有的賠償責任和各大大小小的故事。你很喜歡說不要放過那些「友仔」— 那些視人命如無物、每個工友只是一個數目字的「友仔」,即是好冇人性、漠視工業安全的僱主。

對上一次和你討論著黨的一些事務和觀點的時候,你很努力地講出你的睇法,而且不停地提醒我在我的範圍裏面如何要頂住各種的壓力。我知道你對工會、對我仍然有很多的期望,我是明白的。康仔,過去這三十多年你為總是為工會、為工友、為工傷者和公義付出了很多了。是時候好好地去休息。無論你去到多遠,你所留下的足印永遠都存在我們心中。

廣告

昨天晚上到現在,悲傷的我總是不停地在擦淚。安息吧康仔!你那些未完的夢、未完的事就交給我們吧!

心痛告別。走好。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