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懲教索償敗訴 關注囚權議題

2019/2/27 — 14:26

資料圖片:懲教所職員羈押在囚人士(懲教署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懲教所職員羈押在囚人士(懲教署片段截圖)

前年,我因「重奪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期間在保安房裡被要求「剝光豬」踎低岳高頭接受盤問。就著懲教職員無理對待,我曾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索償 1.6 萬港元,案件於今日宣判,法官裁定申索不成立。

在訟費處理方面,律政司要求我繳交 $11,375 的訴訟費用(當中大部份也是律政書記與懲教證人出庭期間的薪金),但法官表示兩者人工均沒因案件而被扣減,裁定我無須支付相關費用,只需支付律政司一方所花的交通費及影印費,即所需繳交費用為 $221.5。

剛才在庭外,我提到會以平常心看待結果,因為結果也是意料之內,畢竟今次事件關鍵在於事發房間並不設有閉路電視,未能提供客觀影像。否則「有圖有真相」,定必可以證明事件屬實。

廣告

現時政府聲稱推動「智慧監獄」,但與其於在囚人士一般活動地方(如飯堂、監倉和廁所)大幅增加閉路電視,實際上只為加強監控,我認為要杜絕懲教人員濫權,更為關鍵的是在保安房及監獄死角位置安裝閉路電視。至於為何保安房從不安裝閉路電視,這個相信是懲教署需要回答的問題。

縱然指控不成立,隨著法庭公開聆訊容讓傳媒採訪,可讓記者報導我以申索人身份盤問懲教人員(包括三位曾負責為我搜身的職員)的過程,將懲教濫權事件訴諸公眾與引起輿論關注的效果已達。

廣告

對比起懲教署的內部投訴程序,不容投訴人查閱證人整份書面供詞,也不提供指稱不成立的原因,這次將囚權議題帶到法庭,在公開透明的情況嘗試打破黑箱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我將就今次申索提出上訴,繼續跟進囚犯人權,爭取設立監懲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