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懶惰,是一種意識形態

2015/8/12 — 13:08

【文:焦仔】

破土編者按:希臘債務危機以來,主流媒體一直把「懶惰」作為造成危機的主要原因。但實際上,所謂懶惰通常都是資本主義的話語,這套話語的目的是要讓人相信你生命中遭受的不幸和不公平,都是本身懶惰所致,和社會無關。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了懶人,那又該如何解釋工人的工資那麼低,希臘的債務總是越借越多,越借越窮,而從中獲利的永遠都是債權人?為什麼經濟危機影響最大的永遠是窮人,而富人反而可以從中獲利呢?想想都覺得反動啊。

前一段時間全世界都在關注希臘,公投後卻再次選擇接受債務救助方案的希臘繼續深陷債務危機當中。希臘為什麼會發生債務危機呢?有一個說法是:希臘人懶。

廣告

沒錯,就是這麼一個理由。日本的一個媒體還製作了這麼一個圖片,為希臘人懶這一論點增添論據。

廣告

嗯,有了這麼一個論據之後,似乎連我們的維基都相信了。懶惰的人不願意努力工作,於是開始大量借錢來過日子,現在終於還不起錢了,邏輯很清晰是不是?

正所謂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這樣看來希臘人就應該為自己的懶惰買單了;過了這麼久好日子應該吃吃苦拉,歐洲國家福利太高就是不行啊;福利高,又不怎麼需要工作,遲早跟底特律一樣要破產啦,果然黑人就是懶惰……咦,希臘人貌似不是黑人耶。

希臘人懶惰的真相

根據2014年10月經合組織(OECD)的統計,希臘每年的人均工作時長是2037小時,僅次於墨西哥韓國,全歐洲最高;而據說歐洲最勤勞的德國——同時也是希臘最大的債主之一——每年人均工作時長為1388小時,希臘另一大債主法國則為1489小時(WHAT??原來印象中每個季節都罷工的法國工時比勤勞的德國人還要長?),而歐洲的另一著名「懶漢」,歐洲四豬之一的西班牙每年人均工作時長則是1665小時,也比德國和法國要高。

而在歐洲裡,希臘絕對是一個「低福利」國家,但在主流媒體上卻總是「被高福利」。在希臘,社會福利支出占GDP的比重僅為20.6%,不及歐盟的平均水準;而法國社會福利開支占GDP的34.9%,英國社會福利開支占GDP的25.9%,德國社會福利開支占GDP的27.6%,歐盟27國平均社會保障支出總額占GDP的26.9%。另外在通常情況下,福利制度國家的失業保險開支與失業率成正比,但希臘的失業保險金多少年來,並沒有隨不斷攀升的失業率而增長。希臘的失業補助開支還不到GDP的0.1%,僅僅為歐盟國家平均水品的五分之一,與丹麥、瑞典這樣的高福利國家相比,顯得微不足道。在希臘,家庭仍然是給失業者替工救濟和庇護的主要單位。同時希臘年輕人的失業率已經高達五成以上。

至於希臘的債務問題,導火索是雅典奧運會。

當年雅典奧運是美國911後的第一場奧運會,單單安保方面就花費了10億歐元,最後整個奧運會耗資130億歐元(160億美元),大大超過當初46億歐元的估算。巨大的財政赤字使希臘不得不通過大舉借債應對需求,但2008年金融危機後借貸成本急劇高升。2009年,希臘的財政赤字占GDP的比重已高達12.7%,遠高於歐盟規定的3%上限,公共債務餘額占GDP的比重則高達110%。2010年1月底2月初,貨幣掉期交易即將到期,高盛決定不再為希臘護盤,做空希臘債券。2010年4月,希臘國債的評級被降為垃圾級,希臘的財政與金融環境開始了漫長的惡化之路,希臘債務危機由此開始。2011年,希臘政府的債務已達到3500億歐元,約4570億美元。

黑人是如何被黑的

與此相類似的是,底特律的黑人也常被污名化,主流媒體形容以黑人為主的底特律工人就是依靠當地的福利政策每天混日子,包括龐大的養老金債務等福利問題拖垮了底特律經濟。但事實是,早在底特律破產之前,當地一半以上的公共服務設施已經停止運作,當地政府已經持續多年每年減少公共服務開支,削減福利;從80年代開始,美國的養老金進入股票市場投資,但隨著企業利潤一直的低迷,勞動力人口維持在較低水準,較少數人繳納的養老基金需要支撐過去龐大的勞動人口的養老問題,於是養老金投資人只能選擇更高回報,同時也是更高風險的股票進行投資,但在經歷美國三次股災特別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養老基金終於無法正常運作,形成所謂的養老金債務,退休人員無法正常領取養老金,而當地政府的處理方法是大幅減少養老金的發放額度。

而且由於州政府給養老金體系提供的資金嚴重匱乏,只能與對沖基金簽約來為養老金計畫籌集資金,而這需要州政府在未來20年裡支付21億美元的費用,同時期州政府則通過凍結工人生活費補貼而提取了23億美元。

但與此同時,根據巴里·格雷的文章《底特律的陷落:金融吸血下的去工業化》,多家知名品牌企業在經濟危機中以倒閉為要脅,要求政府發放更多的補貼。根據《紐約時報》,州、縣和市三級政府每年以減稅和其他獎勵形式給企業發放了800億美元,其中蘋果獲得了3.21億美元,以使其在北卡羅納州開設有50個工作崗位的專賣店,平均每個崗位拿來642萬美元。而底特律著名的三大汽車品牌利潤率更通過對工人工資和福利進行破壞,在2008年至2013年5年間發生了驚人的反彈,積累了420億美元,而底特律的長期債務不過是180億美元,只有福特五年利潤的一半左右。

在眾多知名企業通過經濟危機大賺特賺的背景下,2010年底特律的人均收入為15062美元,約為全國平均水平的58%。2011年該市家庭收入中位數為25193美元,不到全國平均的一半。大約35.5%的底特律家庭生活在貧困之中,是全國比率的三倍多。底特律貧困兒童的比率為57%,這超過全國比率的兩倍半。

這些數據並沒有引起大眾的關注,人家就是說成是懶惰惹的禍,而且這種說法還會一直使用下去,普及全世界。遠的亞非拉國家不說,近的在中國,雖然還沒有城市發生破產,雖然中國工人表示每個月的加班時長就可以跟歐洲最「勤勞」的德國工人每月全部工作時長劃上等號,但就別以為可以逃脫「懶惰」的罪名。

人家歐美工人可以說是有高工資高福利,享受生活不勤勞,那我們的中國工人懶在哪裡呢?還能懶在哪裡?

工廠裡的管理們告訴你,懶在了起跑線上:「誰叫你沒好好讀書,讀書的時候偷懶?來到這裡沒得給你玩的啦,讓你幹什麼就得幹什麼!」

「專家」告訴你:「90後農民工特點就是個人期望高,但又不能吃苦。他們都是計劃生育政策出來的一代,在家裡都被家人疼著呵著,沒有吃過苦,心理承受壓力差。這就是為什麼富士康這麼多年輕工人跳樓的原因。90後的農民工普遍沒有第一代農民工那麼能吃苦耐勞」。

年紀大一點香港老闆們聽到專家們這麼說笑了:「想當年我們還說第一代農民工受社會主義集體思想影響太深,總是想著吃大鍋飯,混日子,又有農村人的懶散,缺乏紀律性,沒有我們自己原來的工人賣力呢。」

所謂懶惰通常都是資本主義的話語,這套話語的目的是要讓人相信你生命中遭受的不幸和不公平,都是本身懶惰所致,和社會無關。如果這個世界沒有了懶人,那又該如何解釋工人的工資那麼低,希臘的債務總是越借越多,越借越窮,而從中獲利的永遠都是債權人?為什麼經濟危機影響最大的永遠是窮人,而富人反而可以從中獲利呢?想想都覺得反動啊。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