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課室裏的圓桌

2018/3/5 — 13:31

陳茂波

陳茂波

陳茂波先生預留500億支持創科,花錢在基建上、在創科基金上、在所謂的創新平台上、在所謂的創科公司上。創科是世界趨勢,自當是香港應潮著努力走向的目標,但這樣去花500億真的幫到香港的創科未來嗎?到底香港政府知不知道創科最重要的不是基建和平台,而是人。如果我可以為香港花500億搞創科,我已經想到怎樣花這筆錢。

美國有位慈善家,去世後捐了580萬美元給一家學校,那是1930年的事,所以這筆捐款應該相等於今天的7,000萬美元左右。未去世前,這位慈善家對學校說,捐款附帶條件,就是學校必須想出一套新的教育法。

學校最終有了答案:一班不會多於12人,而每位學生不會有自己的書桌,整個課室只會有一張橢圓形的桌子放在課室中央。老師和學生圍著圓桌坐,象徵對等地位,所有人也是同一高度,沒有人會被前面的學生遮擋,沒有人可以躲在老師的視線範圍外。每位上課的學生必須備課,因為在這張圓桌上,老師只會是引領討論的角色,學生的參與才是課堂的全部。

廣告

時至今天,這家學校的每一個課目都仍然是沿用這套教學法授課,面書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和《達文西密碼》作者 Dan Brown 都是這裏畢業的學生。

我絕不是說有了這張圓桌,每個學生便會突然變得勤力,每個學生的成績都100分,但至少這張圓桌蘊藏著教育的真正意義,就是讓學生探索。記得在我讀過的哲學科裏,老師說蘇格拉底相信教育便是對話和一起尋真。蘇格拉底傳授知識的時候,不會直接發表意見和結論,也不會強迫其他人信服,而只是向學生提出問題,激勵他們深思熟慮,改變觀點,提出假設,自我發現。

廣告

那當然,身在這樣的課室裏,我們對老師的要求也就更大了。很少人願意當老師,考到好成績都往律師醫生金融這條路跑了,有誰又會願意領一份微薄的薪水出一身辛苦的汗水?如果政府真的有多餘的錢要花,為何不花在提升老師的待遇,吸引更有能力的人擔任一張圓桌的主持人?

掌管過千億資產的 Gaw Capital 是香港一家私募基金,其創辦人吳繼煒剛剛花接近300億買起了領匯的眾多商場。吳繼煒最擅長就是讓每個地產項目起死回生,於是有人問他,如果要他當作香港是一個漸漸失去價值的資產,他覺得香港最需要的是什麼?香港需要的實在有很多,但他想也不想的說了一句:「現在香港人需要的,是一個希望」。

希望在哪裏?希望在創科裏,在下一代裏,在教與學的力量裏。如果我有500億,我便會花在那張圓桌上。不要少看這張圓桌,不要以為圓桌是要鼓勵學生發表意見。對,圓桌的確是讓文靜的說多了話,但更重要的是,讓多話的學懂聆聽。

但願圓桌教育可以在香港提倡,那麼很多年後的政府,或許會出現懂得聆聽的一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