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戀愛告終

2016/4/14 — 14:28

17歲時的菁菁,看上去還是個小朋友

17歲時的菁菁,看上去還是個小朋友

四年前,我寫了一篇叫《我們都在戀愛》的文章。那時菁菁都十五歲了,然而我卻從來沒有想過她會離開,正如一對熱戀中的情侶從未想過分手。

今日菁菁突然離開了,我回看這篇文章,才發現自己原來很矯情、很天真、很缺乏危機感。

今日即使我依樣工作,過著沒有菁菁的日子,身體像缺少了一部份,那空出來的一個洞,等待一天會自己癒合,或被其他東西填滿,或一直保留空虛的狀態。

廣告

《我們都在戀愛 》

有試過和你的狗狗沙灘漫步嗎?覺得挺浪漫吧!
每個晚上當你的貓貓伏在你胸前跟你融融細語,「冧」死了嗎?
在你心情極度低落時,你的小貓小狗會舔乾你的眼淚嗎?
有試過將你的秘密,偷偷的告訴他們嗎?
有幾多次靜靜的在家中,和他們享受一個平淡的假期?
當發覺在你懷中陪你睡到天明的不是你的伴侶,而是你的動物寶貝時,你會一樣滿足,或笑得更甜嗎?

廣告

…………

如果都有,我想,你們是在戀愛了!

人和動物之間的關係一定是多元而複雜的。 特別當大家一起走過了一段很長的人生路,當中不斷的互動也會帶來很微妙的感情變化。 我自己並不是那種會溺愛子女的人。我愛動物,並非因為他們可愛得意。 也絕非因為他們對我千依百順帶來的滿足感。更不是因為他們可憐,而釋放出單純的同情與憐憫。我最享受的,是那種不依靠語言的默契,及兩個本來屬於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存在百份百的完全信任,及互相尊重,彼此愛惜。去到這地步,有點愛情。

我和我最愛的菁菁,是很有情人feel的。

菁菁一歲時就和東東一起由澳洲跟我回流香港,她和東東當然更像情人,但東東幾年前在NPV心臟病離開了。這幾年菁菁變得很獨立,但卻更堅持每晚要跟我和媽媽睡。不放她入睡房,任性的她會撞門撞個不停。跳上床後會跟爸媽談心,咕嚕咕嚕的,直至熟睡。我和菁菁有時會玩得很狂,很投入,她喜歡抱著我的手咬,也很喜歡「踩」我,(應該說我很喜歡被她「踩」的那份重量,那份實在) 即使她踩在我的雙眼上,我也是一萬個放心,因我知菁菁是不會傷害我的。這種信任,對人也少有。

我跟菁菁早已經心靈相通,她的快樂,我的感覺,大家的習慣,都互相容忍。每次我夜歸,她都會在廚房大便,表示不滿。我不生氣,還say sorry。 她很討厭梳毛,我一拿起梳她就走,我一梳她就罵。她一邊罵我一邊梳,兩口子經常因為梳毛吵嘴。她經常提醒我,if you love somebody,set them free。所以我對菁菁是很放任的,記憶中從來未打過她,也不勉強她做什麼。她有她的生活。大家對對方有不同程度上的倚賴。 由出生到今天,我看得出她是快樂的,也答應過她,不會讓她孤單,不會讓她受苦。

人和動物的愛情是恆久的,不會分手,也不會有第三者。到菁菁離開的一天,我和她,都會無憾。

你有沒有曾經對你的愛人說過:「我一定不會比你早死,因為我不忍心叫你承受失去我的痛苦,若要孤單走餘下的路,我情願那個是我。」

愛情是不自私的只為對方設想,明白了這一點,我早已預備了失去菁菁的一天。

 

原刊於 am730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