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乎?敗乎?群育遷校的教育啟示

2016/5/12 — 17:53

東灣莫羅瑞華學校上年底一個學生活動。(圖片來源: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網站)

東灣莫羅瑞華學校上年底一個學生活動。(圖片來源:東灣莫羅瑞華學校網站)

【文:栩晉】

日前,教育局擬將專門協助有情緒或行為問題學生的群育學校─大嶼山東灣莫羅瑞華學校(下稱群校),遷往屯門。計劃公開,旋遭新址毗鄰的仁愛堂陳黃淑芳紀念中學(下稱仁校)反對。及後,多個教育團體力撐群育遷校,並力斥仁校望卻教育。對此,筆者不欲評判是非曲直,而望藉此文分析事件對現今教育界的啟示。筆者以啟示有三:融合教育的失敗、殺校思潮的餘波及品德教育的淪喪。

廣告

首先,融合教育的失敗方面,仁校之排斥群校,正正象徵主流學校、學生對特殊學校的看法。所謂「融合教育」,其目的正正針對主流人群對特殊教育需要人士(下稱SEN)的歧視、顧忌及誤解,希望藉由緊密的合作、學習、生活,讓彼此加深了解,縮減彼此距離,並讓特殊一群感受社會關懷,進一步加強其重投社會的自信和能力。為此,教育局於多年前,即參考外國經驗,增撥資源,並培訓教師,讓主流學校吸納更多SEN學生,以營造關愛、共融的教育生態。但政策推行以來,毀多於譽,SEN對課堂造成的額外負擔,遠非資源增長所能抵銷。

加上,表面上,是次風波雖始於仁校校長不滿選址,而非否定群校的辦學宗旨,但當我們細究事件,則不難發現仁校對於群校的學生充滿負面意見,以其品行不端,並有較大機會勾結不良份子為由,實難自圓其說。根據融合教育的原則,「信任」是絕對原則,因此對SEN的不合理臆測或歧視,都是嚴禁的。但觀乎仁校校長所言,可見其眼已遭「有色眼鏡」影響,以為群校學生必然是壞份子。如此動作,正正宣告了融合教育的失敗。

廣告

其次,殺校思潮的餘波,則直接關乎學校的利益。課程改革以來,殺校政策是最具非議性及殺傷力的。教育局規定津校所接受的資助金額,將與入學人數掛勾,因此爭奪學童已成大部分學校的指定動作。加上,教育局更設立班數底線,開班不足者,則勒令停校,此舉雖具鞭策作用,但對於「百年樹人」的教育事業,實是壓力大於一切。在資助及生存的壓力下,學校必須規行矩步,不能容許任何有損校譽、形象的因素存在,以免影響收生。鑒乎此例,不難預期仁校否定群育遷校,實有其難言之隱。

此外,此事亦間接證明了商業化對教育生態的危害。課改引入商業原則,重量而不重質,不斷要求學校、教師完成大量的文件工作和課程改革,並將之視作績效以評分。但隨着工作量大增,教育局卻拒絕增撥資源及重整師生結構,導致師心不穩,影響教育成效。如此生態,實造成學校為保生源、資助,教師為求續約,無所不用其極,嚴重破壞教育原則及教師形象。因此,仁校為求穩定,拒絕群育遷校,亦是情有可原。

最後,品德教育的淪喪,更是香港教育死局的癥結。古今中外,品德教育都是教育的成功指標,但此事卻象徵了以上兩點,實在將香港德育摧毀殆盡。品德教育的成功,視乎學校的施行和學生的實踐,亦即身教身行便是精要所在。觀乎此事,學校為自身利益竟忘卻「有教無類」的願景,置道義於不顧,視教育鴻圖為無物,正是「上樑不正下樑歪」,耳濡目染之下,學生又怎能遵從良好榜樣,培育信任、體諒、包容等德行呢?由此可見,香港的教育生態已逐漸容不下「品德」二字,最後只會窮得只剩下才能,但有才無品又怎算是成功的教育呢?

綜合上言,可見群育遷校實是對香港教育敲響了警鐘,教育問題亦接踵而來,還望眾同工能繼續秉持專業,守衛下一代的教育、悍衛傳統的優良價值。

 

作者簡介:教育工作者,香港大學中國歷史研究文學碩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