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是奴隸 — 專訪外傭團體 深入了解非人生活

2015/4/27 — 14:24

【文:小超人】

本港外傭受虐事件不時發生,除了主流媒體報導中的印傭死傷者Elis和Erwiana外,大眾又對外傭普遍面對的困難有多少認識?筆者於19日相約菲律賓家務助理總工會(Hong Kong Filipino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Union)主席及印尼移工工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成員於中環遮打花園及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進行訪問,進一步了解她們於香港的工作情況。

日睡6小時    孩子吵嚷睡不寧

廣告

菲律賓家務助理總工會主席Guy來港工作已有22年,正服務第5個香港家庭。她表示自己有曾一整年長期精神不振,每天早上6時起床,不斷接受勞動工作,直至晚上12時才能休息,整天只有6小時睡覺時間。「更甚的是,6歲的孩子幾乎每夜凌晨也會無故哭起來,我每隔兩、三小時便要醒來照料他,根本睡不安寧,又怎能有足夠的精神應付接下來整天的三作?」Guy一臉無奈的說著她有時候甚至要睡沙發,亦曾瑟縮於一間十分細的房間,睡覺時雙腿無法伸直。普通成年人應日睡8小時,更遑論一個需勞動整天的家庭外傭;除此之外,6小時的作息時間亦與Guy當初合約內容中的外傭每天8小時床上作息時間有所差異。

廣告

770蚊食物津貼 平均一餐12蚊

現時外傭薪金是港幣4110元,平日食宿理應由傭主負責。Guy透露她的僱主不會提供她三餐,只是每個月給她港幣770元食物津貼,讓她自行解決,以平均一星期工作6天、一個月工作24天來算,記者即時計算出Guy平均一餐只得12蚊,「這個情況持續了3年。」。僱主嚴重違反了當初合約負責外傭食宿的內容,12蚊一餐確實難以讓外傭有充足體力和健康身體應付一整天的工作。而現實中,Guy變相需從自己的薪金中買額外食物給自己補充體力,更甚是Guy每月需寄近乎整份薪水回菲律賓,只餘下少量生活費。

零私隱 禁電話

印尼移工工會成員Sonia遇過最無法忍受的事件是僱主家中有三個鏡頭,無時無刻也活在監視之中,「好恐怖,好似想我24小時都做緊嘢咁。」Guy與僱主的6歲孩子睡在同一間房間,僱主隨時隨地便會走進房間找女兒,作息時間如是這樣,令她感到沒有私隱。除此之外,Sonia和Guy不約而同表示僱主禁止她們使用手提電話,希望她們專心工作,Sonia笑說:「我做哂所有嘢玩一陣都無所謂啦!嘻嘻,所以我有時會趁僱主出左去偷偷地入廁所用。」

好驚被人炒  賠償過萬港元

雖然外傭面對很多不公平不公義事件,但是她們很多時候只敢啞忍,而不敢向僱主「有商有量」,因為她們都害怕被僱主解僱,失去家庭傭工這份工作,甚至被遣返家鄉。Guy說:「我地好驚俾僱主炒魷魚。」Guy告訴筆者原來一旦外傭被解僱,她們需賠償香港中介公司港幣8000至10000及菲律賓中介公司20000比索(約港幣3500),經濟環境本來就不佳的外傭面對高昂賠償金額,也難怪不少僱傭遇到困難時大多數不敢反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