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會原諒那些,迫使我們互相對抗的人

2016/6/3 — 12:5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鄭昆】

今日在馬屎埔令我最難過的時刻,除了是目擊怪手把花草樹木推倒之外,就是隔著圍欄與山姆對望的一刻。我和他都搖頭了。

哈利說:「我原本不是替這間公司打工,只是有一天收到一個兄弟的電話,問我今天有沒有空可以來,我說可以,他說只要站著不讓人進來就行,於是我答應了。我不知道背後有這樣的故事,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便不會來;現在我知道了,至少我今日之後都不會再來這裡工作,沒有人可以逼我,我有選擇,我可以選擇不做。」山姆則說:「我知道香港政府做了很多壞事,這肯定不是第一次。」於是我們由Becky祖父母在這裡耕種開始講起,講到恆基,講到四萬呎原址換地政策,講到香港政府,講到大家都是窮人住不起私樓,講到他也是一個素食者,講到他也是油麻地街坊,講到最後交換了電話,我們叫他一定要來試我們做的尼泊爾/巴基斯坦/印度素食。

廣告

「你們是很好的人,我不想這樣站在你們的對面,我們不要傷害對方。」我們互相對對方說了好多次。

講到最後,哈利說:「也許我們由現在開始起不會有什麼機會交談了。」山姆說:「這很可悲。」然後保安公司的阿頭開始指揮保安員作動。就這樣,我隔著圍欄與山姆對望,然後一起微笑著搖頭,我卻差點流出眼淚來。

廣告

制服底下同樣是血肉之軀,有時我們會很憤怒,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暴力對待我們,推推撞撞、動手動腳,不用多說,但我今天發現更暴力的,原是這種被政府和大財團壓迫的生活,是那麼殘酷地強行把我們每一個人放置在對立面上,而我們本是同樣被壓迫的人。

我不怪責任何一位為了生計而當保安員的人,就算他們有時殺紅了眼,我會憤怒,但我說,政府跟大財團才是真正的罪大惡極,用手段、用金錢、用權力去把人民放置在人民的對立面的人才是真正的罪無可恕,我不會原諒今天那些把我們跟哈利與山姆分隔開、迫使我們互相對抗的人。

我原本是要打一個召集聲援的post,但我真的不知道大家還需要什麼更多的理由才會來守護這片土地和對抗這些壓迫,今天是三十個守村人對上一百五十個保安員,我們被打得落花流水,好多朋友受傷了,我們跟保安員吵架或推撞,但我們也認識了善良的哈利與山姆,我不想再被放置在那個虛假的對立面了,我想打破它,土地是真實的,映照出一切虛假,請跟我們來腳踏實地,一起來戳破那泡沫一般的盲目發展主義,明早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