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住過精神病房

2016/3/15 — 14:3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Depressed Panda】

最近很多文章已經談過這個話題,而我,寫的是一個鬱燥症病人的自白。

有位同路人投稿寫道確診抑鬱症218 日了,那刻,讀者應該被標題吸引了,因為218 日,似乎是很久很久的事,但我數數手指,我確診已經超過1835 日。 她,在精神問題的人當中,真的很勇敢;但相較已服用抗抑鬱症藥,每天吃十多粒藥已接近5 年的我在「正常」人的眼中,我們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廣告

100 毛曾經提過「學生可能抑鬱」五大特徵,包括「極度渴求考入大學、深信成績決定成就、放學繼續瘋狂補習」等,由小學開始,我就扮演著一個乖巧、成續優異的人。在英皇、現代豐盛的時期,我追著補習天皇、天后跑。這些學生抑鬱症患者的故事大家應該聽很多,當然,在最近的新聞就能看到過去的我。

由去年9 月開學,20 位學生自殺,令香港人關注到精神病同時,也令到很多同路人站出來,希望圍繞精神病人的朋友及家人,理解及明白精神病患者。在很多文章當中,讀者們都會學習到與精神病人的「相處之道」。

廣告

因此,我不會一而再,再而三教授相處方法,我反而比較擔心正在打仗仍未康復的精神病患者。最近一單又一單新聞,其實是一個又一個炸彈,似乎在跟我們這些病人說:「早晚你們也會打輸」。那些站出來的,大多數是漸已康復的病人,亦有些是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當然可以理性一點地討論自殺新聞,但之於病患,這些新聞很困擾。

關注香港未來的發展的人,都會知道政府不停講基建、講三跑,但醫管局的經常撥款卻被削減0.5%。「好數口」的網民們早已寫好懶人包,讓大家了解到這些基件,三跑開支,總共可以建多少間醫院。每一種疾病都是值得關注的,但醫療資源一直不足。我不是想說政府什麼,這文章也不是時事新聞,我寫的不過是我雙眼看到的。

很多患者可能一早已感覺到自己與別不同,會自己上網做「壓力測驗」,即使結果是「請立即求醫」,都會說服自己「無痴線」、「啲藥有副作用,食咗就停唔到」。基於這些社會愚昧的錯,很多患者沒有求醫,最後才爆煲自殺。

我幸運,身邊有當護士、當社工的朋友,所以在三年多前被說服去看精神科私家醫生。如果沒有她們,可能我早就出現在新聞版上。但身邊沒有支援的病患,就會焦慮:究竟應該怎樣走下去?就算想主動求醫,又有什麼渠道?我是用這個方法的:

我先去看精神科私家醫生,每次診症及藥費每次約$1500 ,但得視乎覆診的次數,起初如果2 星期覆診一次,一個月已經得花$3000 。一般打工仔可以支付到多少次$1500 ?所以第3 年,經濟能力已不能應付私家醫生的費用,故轉看公立醫院。如果一個成人直接去醫院排期看精神科,大概等至少2 年,所以當時我聽社工朋友意見,先找地區幫助,那時我才知道原來香港每一區,都有「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內裡會有個案輔導工作,搵個社工聽我呻下。社工會幫助病人解決問題,例如經濟問題可以幫忙申請綜援、傷殘準貼等,他們也可以幫忙轉介到公立醫院,透過他們,排期也會快一點;而自殺入院,更可以立即排期應診,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是自殺「打尖」的。不過,這是最壞的狀況,我都相信沒有人想送入精神病院。

相信大家不會否定除了自殺,入精神病院應該已是比較嚴重的情況。我不會談在裡面發生過什麼事,我寫這篇文章,是希望大家不要把注意力只放在學生身上,香港的精神病患者不是只有學生。

當新聞渲染得愈來愈大,對任何有情緒問題的朋友來說,這是一種病毒。新聞的負面會令患者覺得世界愈來愈沒有希望,更肯定會萌生死亡的念頭。

如果,想給精神病人一個希望,請大家留意朋友、家人的一言一行,即使他們本身不是精神病患者,也得留意。因為作為仍被情緒困擾,一直病情反覆的我,我相信新聞再如此「數幾多日死幾多個」,更多人會失去做人的希望。

今日,已是我自我囚禁在家的第五天。希望,世界仍給我們一點曙光。

 

作者簡介:熊貓,一隻國寶,但也是孤獨的動物。我們是獨居性的,所以為什麼安安、佳佳中,隔著一塊玻璃。觀光客覺得牠們很幸福;但牠們覺得寂寞。其實,熊貓都有抑鬱症,你知道嗎?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