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仍然愛你們

2019/8/7 — 9:35

作者繪

作者繪

做了這麼多年人,我從沒試過像現在這樣,覺得談論「愛」是一件很無力的事。

當你看到有人受傷很深的時候,你還有沒有「資格」去請對方原諒傷害他的人、去愛傷害他的人?你還有沒有能量,去叫對方不要心懷怨懟?如果我真的說了,相信只會得到這樣的回應:「你不明白我。」

如今活在香港,就好像活在一個充滿傷口的社會。很多人都感到委屈,我只是履行我的職責,何解要侮辱我?我只是在保障社會安寧,何解要攻擊我?我只是參與有「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為何要嚐催淚彈?我只是路過,為甚麼要被打至頭破血流?我只是做鍵盤戰士發表意見,為何大家都走來用言語暴力?又委屈、又受傷、又失望……

廣告

我想要說愛,但面對這麼多深沉的創痛,我其實可以如何談愛呢?

我的腦子裡總是飄浮著馬丁路德金的話:

廣告

「我們將以自己忍受苦難的能力,來較量你們製造苦難的能力。我們將用我們靈魂的力量,來抵禦你們物質的暴力。我們不會對你們訴諸仇恨,但是我們也不會屈服於你們不公正的法律。你們可以繼續幹你們想對我們幹的暴行,然而我們仍然愛你們。你們在我們的家裏放置炸彈,恐嚇我們的孩子,你們讓戴着 KKK 尖頂帽的暴徒進入我們的社區,你們在一些路邊毆打我們,把我們打得半死,奄奄一息,可是,我們仍然愛你們。」

很難理解吧?承受那樣的對待,怎麼能夠用「我們仍然愛你們」來作結?

而他又有另一句話:

「黑暗不能驅逐黑暗,只有光能做到。恨不能驅除恨,只有愛才能做到。」

好像明白了一點,「愛」不是一種回應,我們所承受的傷痛不會讓我們產生愛,而「愛」是一種信念,以這種信念去驅除心中的恨,也驅除對方的恨、社會的恨,因為我們不希望迎接仇恨,不希望仇恨滋長。

我們或許不知道,為何馬丁路德金會在苦難中談論愛,但「愛」會不會是我們引路的明燈,我們自己應該知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