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就是不服從

2015/5/15 — 16:36

浸大昨日公布唯一的校長候選人錢大康,學生會及浸大教職員工會不滿校方企圖諮詢會後,即日表決新校長人選。學生突破保案攔阻,進入大樓5樓闖入會議室,要求校方回應學生的訴求,延長諮詢期。

浸大昨日公布唯一的校長候選人錢大康,學生會及浸大教職員工會不滿校方企圖諮詢會後,即日表決新校長人選。學生突破保案攔阻,進入大樓5樓闖入會議室,要求校方回應學生的訴求,延長諮詢期。

【文:王瀚樑 (Victor Wong) 】

今天(編按:作者昨天成文,今天是指5月15日)相信是近年浸大校園內面對校方最激烈的抗爭行動,經過整個下午,總算能迫使校方不能繼續其即日諮詢即日委任的荒謬做法。整個校長遴選過程的荒謬在於,大學管理層從內而外地反映出只視學生為未成熟的小孩,只需乖乖的安坐在課室中上課,其餘事由大人管理便好,否則便是不聽話,否則便是野蠻。不論從制度上學生校董被排拒出校長遴選的決策之外,而普通學生要到委任當日才知道新校長姓甚名誰,何方神聖,只設兩小時同學諮詢環節,而當中過半時間都是由新校長自說自話。到學生不滿,衝入會議室中要求對話,位高權重的高層仍不肯直接對話,只是要求學生守秩序,「等我地傾完就同你講」。一眾高層皺起眉頭,語氣仿似在責備不聽話的孩子。但他們不明白,問題本就在於為甚麼校長遴選,一件關乎全校師生員工的大事,其過程程序就只能由坐在會議室中的幾個管理層就能決定,而不能與學生共同商討。更不用談上負責委任校長的一眾校董,大部份名字同學讀完三四年大學後恐怕也不認得,如果不是他們今天說了句「不如番去讀書好過」或者「講極都唔明」這樣的話。但就是這群人決定了甚麼是「浸會大學」。

老實說,即使新校長今晚回家查好行程,決定延長三日諮詢的話,仍不過是階段性勝利。校長最終仍很大機會被委任,浸大同學可能仍要袋住先,大學條例依然修訂無期。但行動至少反映出,大學校方面對這一代大學生,已不可能再使用過往的方式、心態看待我們,不要以為只要繼續哄哄騙騙,在考試期間蒙混過關便無人理會馬到功成,我們就是不服從,就是要搞串這個party,就是要走進校董會中當面向校董們說,不要以為你們這班人就能決定了一切。連學生會選舉諮詢都最少四日,向校長諮詢就反而要同學不去考試抽空來出席?同學只能透過寫紙仔向校長詢問意見?一校之長連走進學生之中,面對學生的勇氣都沒有的話,即使被委任為校長也是當之有愧。校董會連同學如此卑微的訴求也無法承諾,也不要幻想校長委任程序如他們的劇本般順利進行。

廣告

另外,今日參與這個行動,有學生會的幹事,有編委會的同學,有評議會的同學,有退聯組的同學,也有在學聯平台上得知今日行動而趕來浸大的不同學生會同學,更多的是沒有身份的浸大同學。不論甚麼身份,今天大家眾志城城槍口一致令到校董會讓步,不能完成委任程序。不希望完事後網上討論立即又導向誰人出力最多、沒有了誰一樣能做事的話題上。其實只要目標一致路線相同,何需計較甚麼組織甚麼身份呢。

廣告

至於現時雖然錢大康表示個人意願上,只要行程許可,「加開幾多日諮詢都無所謂」,但又不斷強調自己是很有責任感的人,不能拋低港大的事務不理,所以未必能抽空面對學生。但如果錢教授不是視大學校長只是負責向商人獻媚籌錢,或者負責追逐大學排名的職位,而是有責任與同學溝通,親身與同學討論的話,相信也會承認延長數日諮詢,令更多學生參與其中不是一個過份的訴求,而是讓他表現其責任感的行為。現時離校長需要正式上任尚有個多月時間,相信在委任前撥出數日時間與同學及工會、教職員會面,不算是勉為其難吧。

 

作者簡介:學聯秘書處副秘書長,前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