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的主教逝世了

2019/1/4 — 17:41

資料圖片:楊鳴章

資料圖片:楊鳴章

熟悉楊鳴章主教的神長、教友或多或少都知道,他從二零一七年接替湯漢樞機接任正權主教開始,一年多以來健康每下愈況,不同堂區的神父也在昨晚多場追思彌撒的講道中,不約而同證實這一點。

楊牧任內逝世,但教區未有助理主教 (coadjutor bishop) 自動繼承,這是自一九七四年以來,香港教區主教一職首次做不到無縫交接。在過往四十五年,教廷基本上都能趕及在現有香港主教尚健在或退休前預先安排好接任人選︰在胡振中樞機任內,教廷一連委任陳日君為助理主教、湯漢為輔理主教 (auxiliary bishop);到陳日君樞機榮休前一年,湯漢亦獲委為助理主教;教廷則在湯樞機退休前,從兩名輔理主教中指定楊鳴章為助理主教。

猶記得在公佈楊主教獲委掌管教區時,教內外除了關注他過往的爭議言行,人們亦注意到何以教廷寧可選擇年逾七旬的楊鳴章、而捨年輕十多年的另一輔理主教夏志誠。較合理的推斷是,二零一四年香港教區增添三名輔理主教(即楊、夏及李斌生),本意就是在確定湯樞機將會退休、為教區領導接班預作安排的同時,亦預留一些「走位」空間,讓教廷可以調整將來對於香港教會任務角色的期望,同時進一步觀察潛在的教區主教人選(包括未被擢升至主教級別的其他神父)。

廣告

至於在二零一七年捨較年輕的夏而取七十歲的楊,多少亦是這種「見步行步」、謹慎躊躇的對策的延續。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最終楊牧以七十三歲之齡息勞歸主,連教會法典下七十五歲自行申請退休的門檻也達不到,任期也僅比歷來在任最短的教區主教李宏基多十個月。

天主教會的一大基石,就是「從宗徒傳下來」的聖統制,全球各教區的主教都由梵蒂岡教廷委派,既非由教區內的利益群帶主導,更不能假手於俗世政權或者代表其意志的架構。另一方面,教廷亦不一定要將取材範圍局限於「本土」的聖職班,甚至不一定要選擇在該教區內服務的神父。上文提及的李斌生主教,就由教廷委派「過大海」擔任澳門教區主教。此外,長年服務台灣教友的胡振中,和穿梭中港任教神學的陳日君晉牧履任,同樣曾經令本地神父教友摸不著頭腦,高呼「而我不知道 ……」。

廣告

說起陳日君,由於當時正值九七前夕,人們甚至不無驚惶地推斷,這位一年中有一半時間在大陸神學院執教鞭的慈幼會士,是不是親近中共、是不是與愛國會有連繫的「紅底」主教云云。

教廷掌握主教任免權柄的另一特點,就是不宥於時日的限制,可以仔細考察、謹慎鑽研,「唔啱搵到啱」。傳媒紛紛引述教會人士指,香港教區諮議會需要按法典推選「教區署理」(Vicar Capitular),直至教廷派出新主教為止。事實上,在一九七四年時任主教李宏基去世、空缺尚待填補時,就由林焯煒神父擔任教區署理整整一年,直到胡振中主教到任為止。因此,只要教區滿全了法典的要求派人署理主教職務,教廷完全毋須急於「為升而升」,魯莽地拔擢不盡滿意的人選。

事實上,連日來被報章「開名」的多名神長,他們在學識上、經驗上以至品格聲譽上,完全足以勝任教區主教;只是教廷不宜草率而行,卻必須為香港主教的任命,做出最適當、最符合福傳使命的決定。教廷「揀蟀」的 pool 可以很大,更有可能不是目前傳媒所推測的任何一個人。

基層工人為此聯想到聖經中《撒慕爾紀上》(基督教譯為《撒母耳記上》)第十六章的故事︰

話說因為以色列王撒烏耳(掃羅)違反上主的命令,上主要求先知撒慕爾(撒母耳)到位於白冷(伯利恆)的葉瑟(耶西)家,因為上主已從他的兒子中選定一人成為以色列王。上主特別訓示撒慕爾︰「你不要注意他的容貌和他高大的身材,我拒絕要他,因為天主的看法與人不同:人看外貌,上主卻看人心。」葉瑟一口氣叫自己七個兒子來到先知面前,但撒慕爾(還有耶和華)一個也看不上眼。撒慕爾問葉瑟,是否所有兒子也在;葉瑟說,他還有一個最小的兒子,正在放羊。大概是葉瑟想不到這最小的一個有受召選的可能,葉瑟沒打算叫他回來見先知。撒慕爾要求葉瑟盡快帶這最小的一個來。原來他就是神選中的那一位,亦即是後來的達味王(大衛王)。

作為領洗近四十年的天主教徒,基層工人願意耐心等待天主的旨意,靜候教廷穩妥地按聖神的指示,委派給香港教區的新牧者。

另外,希望讀者們也理解,不少教友(包括基層工人)過往也不時批評楊主教的言行、態度,但教會的大家庭現在喪失了它的大家長、主心骨,即使平日我們對這位長輩多多不滿,也難免感到傷悲。我們尊重非教友們只看楊牧公開言論、而繼續抨擊甚至嘲諷的權利,也實在沒有心情展開罵戰,但請不要無緣無故地 tag 你們的教友朋友,然後叫我們「講兩句」。多謝體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