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與惡的距離 沙田防暴警亂竄記

2019/7/16 — 17:10

圖為 7 月 14 日晚上約 8 時,大量防暴警員駐守河畔花園外一帶橋面

圖為 7 月 14 日晚上約 8 時,大量防暴警員駐守河畔花園外一帶橋面

晚上(按:14.7)快到九時,連接沙田中心和沙田廣場的天橋上,途人駐足橋邊觀看馬路上的防暴隊。

「食完飯出嚟行吓唔得呀?!我呢啲老人擋得一陣得一陣,後生嘅快啲走!」大叔慷慨激昂,我忍不住與他握手。

防暴隊在沙田中心平台列陣佈防,群眾開始激動。

廣告

防暴忽然走到橋驅散市民,但老婆在防暴另一邊。繞過防暴走回沙田廣場跟太太匯合,竟無被阻。在防暴前面拍攝,希望他們有所顧忌。商場門口,警員的盾揼中我的腳,他示意向我道歉, what a surprise 。「揼細力啲嘛。」此時市民屌聲四起。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廣告

防暴三粒花從我身後走向商場門,「出去啦,你出咗去呢度咪冇事囉。」防暴關上玻璃門,以胡椒樽挑釁市民,憤怒的群眾邊屌邊向防暴拋擲雜物。叫他們不要掉、快離開,全沒意義。

性感鬼妹發狂衝向玻璃門罵防暴,她的男伴幾乎拉不著她。 "Stop it! Calm down!" 她面容扭曲、滿是淚㾗,嘴仍在罵,聽不到她罵甚麼。

老婆背部、頭髮濕了少許,中了胡椒。可能防暴在橋上推進時發射,竟沒察覺。過了些時間感到雙手炙熱。

往新城市走,更多防暴從沙田廣場的行人電梯上來,沒理會我們。十多人在指罵商場保安,質問何以容許武裝警察進入私人地方。

口罩青年走來相認,他要匯合朋友,向防暴的方向走去。如果你在讀這些文字,請報平安。

忘了何以和另一向防暴走去的口罩青年談起來。「唔可以畀佢哋咁!」不服氣、不甘心,顫抖的聲線。希望你全身而退。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中年女士滿臉疑惑,問如何回家,她家在沙田中心。「依家肯定返唔到,過幾個鐘再試吓啦。」

不會搞郭家的物業吧?沙田火車站有買票人龍,我用八達通入閘,顧不得那麼多。遇上老朋友,一同撤退。她們拿了沙田中心迴轉壽司的等位票,但遭防暴趕走,吃不成晚飯。

途中不停看即時新聞、直播,才知道新城市混戰,火車不停站,把群眾的退路全封掉。

*  *  *

可能當時太緊張,變得很集中(逃跑本能),竟忘掉很多細節。以為按了電話錄影制,結果甚麼也拍不到。

警暴令人既憤怒、又無助,政府高層躲在後面。警察口說要群眾離開,但部署顯然是圍捕,公然說謊,用心歹毒。星期一陷入抑鬱狀態,寫了出來覺得好些。

據報警察公共關係科官員 phone in 電台,說當時有人在連接好運中心和沙田中心的天橋向警察投擲雜物。他再次撒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