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小可仁

2018/12/5 — 21:27

中大醫學院Facebook圖片

中大醫學院Facebook圖片

其實只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現行的政府和醫療機制並未能處理小可仁的個案,而需要依靠個人捐款才能繼續治療?

記得還在慈善行業工作時,圈內最常討論的是市民大眾、私人團體和富豪,以及政府三者之間對於社會事務和開支的責任。去年有不少大富豪如馬雲馬化騰等,高調表態捐款成立慈善基金,捐款以億元估算,民間團體和政府的角色和參與會否因此被壓縮。

又或者說,不少慈善基金在撥款時,也再三強調不能將撥視作恆常性開支。這點除了是保持自己基金的靈活性和鼓勵受助機構不斷更新外,也是因為他們亦同時致力視創新計劃為Start-up,希望最後能將計劃的成果和細節,記錄並獲政府或其他主流機構採納做法。

廣告

用這個角度去想,政府為什麼一方面強調財政儲備足夠大橋高鐵人工島,但是對於社會上少部份不幸身患極患見疾病居住滿七年的香港居民卻無法得到足夠的支援。當我們為社會上熱心人士的慈舉感欣然,但這件事不該是政府的工作範圍嗎?最有趣的是其實上年政府已經就葛議員的質詢作回覆,想不到過了一年還是沒有回音: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711/08/P2017110800787.htm

上述問題,期待有識之士解答。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