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災民

2019/7/22 — 9:43

元朗南邊圍村

元朗南邊圍村

從此以後,香港再無「普通市民」呢個身份。因為持武器人士原來可以隨時衝入地鐵站,好似完全無後顧之憂咁見人就打;警察亦可以衝入商場任意行動。換言之,我地每一個人,無論有無政見、有無犯法,一出街都可以成為下一個受害者;就算社區出現連環殺手,情況都無咁嚴峻。

所以香港人已經「普通」唔起;一夜之間,我地似乎已經變成災民。

睇住直播畫面,真係傷心到頭都抬唔起。香港人,以前唔係好威風嘅咩?乜乜地震水浸籌款,幾十條捐款熱線聽到接唔切,一提到賑災助養等,個個慷慨解囊。到底係邊個令到香港由一個有能力向世界各地提供支援嘅地方,變成一個要向外求救嘅災區?難道一般普通市民可以令個社會搞成咁?所以我最憎聽到「先撩者賤」,普通市民既無特別權利、又無武器,我想問撩乜?點樣「先」撩?

廣告

當我地見到警局落閘一刻、知道打 999 會比人 cut 線一刻,就算安安全全坐響屋企都會覺得好心淡。乜嘢政府會為出一口氣去傷及普通市民?大肚婆都推跌、響小朋友面前都照衝照打。其實一個社會,到底需要幾多人物同界別同時配合,先可以製造到一個無法無天嘅真空狀態?所以成件事絕不尋常。

香港用百幾年儲返嚟嘅所有價值,用幾個鐘一鋪清袋。有參與打壓嘅人仲以為自己好威武,但唔知自己其實都係災民之一。身在災區,如果仲覺得自己可以獨善其身,就係極度天真。

廣告

香港而家仲叫香港,唔係因為有乜乜體制、乜乜勢力,而係因為仲有一班會為呢個城市瞓唔著嘅人。哀莫大於心死,請容許自己盡情爆粗盡情喊,但最緊要唔可以習慣,一習慣就一世。

而家唔係軟弱嘅時候,唔到我地話頂唔住,抹乾眼淚又繼續齊上齊落、盡做,好嗎?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