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是獅子山

2015/9/1 — 17:07

【文:[email protected]獅子山下獎學金】

去年冬天,雨傘敗局已定、傳媒悲風慘雨、財閥撤捐示忠之時,我的浸大傳理學院老同窗弄了一個Facebook專頁,說要為傳理師弟妹搞個獎學金。十幾人答應出席籌備會議。最後,六隻三字頭的傳理老鬼赴會。人少,不一定是問題。我們也曾借鏡健吾為中大新聞系學生創立的正直的人獎學金,正是一夫當關的顯例。但我們不是健吾,只是幾隻爛頭蟀。


北風起,大學生和傳媒人首當其衝。為身處風眼中的傳理學生做點事,義不容辭。獅子山,頂硬上!定名獅子山下獎學金,由零開始。

廣告

我們首先面對一個雞先蛋先的問題。要募捐,就有責任向人家說明這個獎學金是什麼一回事;但未有捐款,又不能亂吹,只能老實說見步行步,一切待定。唯有先在昔日同窗的WhatsApp群組上發個募捐短訊,結果,一句到尾,齊聲認捐。全靠這無條件的信任,我們才有勇氣繼續爬獅子山。

然而,獅子山下獎學金以眾籌為目標,不能只靠幾個搞手的老朋友支持。這不僅基於現實考慮(咱們傳理人營營役役也只配當個窮中產),更是應對當前時局的唯一辦法。財閥隨意撤捐,《主埸》突然死亡,在在證明眾籌才是抵抗政治操弄的王道。

廣告

當時獎學金尚處草創階段,卻意外遇上一個神/豬一樣的隊友/對手:《文匯報》。去年十二月中旬,傳出《文匯報》撤回本來授予傳理學生的獎學金,據說理由是學生面試時對佔中的評價不合黨媒心意。消息一出,獅子山下獎學金的認捐人數和金額急升,捐款成了面對高牆的卑微抗爭。

獅子山下獎學金主要靠Facebook專頁募捐,捐款者除了傳理校友,還有不少與傳理學院無甚淵源的人,包括劉夢熊和「張美英的女兒」。起初在獎學金Facebook看見有留言謂劉夢熊決定捐款一萬元予獅子山,我以為九成九是惡搞,想不通一個前政協委員,何以看中一個未成形的獎學金,後來劉夢熊經《蘋果日報》公開喊話,叫我們快快上門收支票。張美英的女兒沒有讀過大學,只是間中搭巴士經過浸大校園,不知怎的看過我們的Facebook,便向她的媽媽解釋獅子山下獎學金的緣起和理念,母女二人決定捐一千二百元。Facebook眾籌的成果,完全超越我們的想像力。

以每學年頒授六萬元獎學金(電影、廣告、新聞各二萬)計算,目前已收到的捐款足以支撐三年。雖則與獎學金長期運作的目標尚有大段距離,但總算開了個頭。
籌款以外,獅子山團隊另一任務是邀請評審。獅子山下獎學金打從出世那天已決定不以學業成績為準繩,而是要求傳理學生交出一份好功課,可以是電影、廣告或者新聞,主題按時局而定。經過多個月努力,我們終於邀得九位評審。天地良心,以九位評審的江湖地位論,我們算是對得起捐款者,也對得起學生了。已經開名的兩位,分別是新聞獎評審區家麟,和廣告獎評審徐緣,都是主場/立場健筆。

經過二百六十八日的努力,獅子山下獎學金正式登場,將在今個學年首度邀請浸大傳理學生遞交作品競逐獎學金。幾隻爛頭蟀誤打誤撞,竟然做成了一點事,證明只要你願意,你也可獅子山。

我一直以為,獅子山下獎學金,是一代舊人撐新人。直至早前讀了余若薇致香港大學十位院長的公開信,提起大學生正在「fighting the fight that you ought to be fighting for」,才猛然醒起學生憑藉獨有的銳氣和棱角,打了無數上一代缺席的硬仗。競逐獅子山下獎學金的作品將廣傳,或許打出一片新天新地。

舊人新人,我們都是獅子山。
 

 

獅子山下獎學金 Lion Rock Scholarship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