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傻到第55幅了」 社運畫家用畫筆記錄抗爭

2015/6/15 — 11:49

在昨日反假普選遊行的終點金鐘政府總部,台上有慷慨激昂的陳詞,台下的民眾抵受著夏日的炎熱。在連接停車場和添馬公園蜿蜒向上的行人路上,有人在揮動畫筆。

「有人話我傻佬,我傻到第55幅了。」

他這種創作叫「現場寫生」,法文是 en plein air。他主要的題材是香港的示威和民生。

廣告

他說,今日集會的氣氛平靜,而且泛民議員在台上保證於週三否決政改方案,是跟隨大眾市民的節拍。

「林鄭月娥話大家都係『憑良心』做決定,只不過佢良心個位唔係香港人個位。」

廣告

Perry 的現場寫生,源於2012年初的D&G事件。位於尖沙咀的這間旗艦店,當時只准內地旅客拍照,香港人反而要被趕。

「佢地唔俾影相,我咪畫畫囉。」Perry 輕輕笑道。

之後發覺效果不錯,也就繼續做了。

「比起影相,畫畫更有抽離感,亦富有藝術性。而家啲人興將啲相放入hard-disc,但係如果五、六年後嗰hard-disc壞咗,咁啲相咪冇嗮?」

他認為,按下「刪除」鍵太容易,一幅畫反而更實在,也可以留存更久。另一個原因,就是他覺得什麼也不夠現場寫生來得夠「真」。

「呢個係一個講真相最難的時代。我全程現場留係度畫,咁就最接近咩叫做『真』嘞。有圖有真相嘛!」他明暸,眼前集會的景象和很多其他場面一樣,都是只此一次,以後不會再出現。所以他要把這些都記錄下來。

「好似雨傘運動咁,就算再出現,都唔會同上次一樣。」

警察發放催淚彈的當晚,是他妻子的生日。他本來打算吃完蛋糕出發,卻沒料到地鐵會暫停服務。

「之後一直喺度諗,如果當晚我在場,俾人影到係濃煙瀰漫之間隱若見到有嗰傻佬棟嗰架係度畫畫,你話有幾型?」他說得興奮,暫停了手上的工作,轉身過來,一臉惋惜。

Perry十八歲時報讀了一個夜晚教畫油畫的班。上了八堂,他負擔不起繼續學的費用,就靠自己翻書自學。到現在,任過教職的他,開辦了一個兒童畫社,全職畫畫。

「做人最好就係可以平衡到生活同理想,仲要幫到人。」他諄諄善誘。他認為當下在香港爭取真普選,正正體現了香港人最可貴的精神: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有夢,才會有希望。不過,Perry除了心懷夢想以外,還有念舊。

「其實我掛住嘅係香港一啲細眉細眼嘅嘢。景物冇咗都算嘞,但係唔好連舊日啲人情味都冇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