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剛拒絕了一份一年的合約教職

2015/7/23 — 10:51

背景圖片來源:naosuke ii flickr圖片

背景圖片來源:naosuke ii flickr圖片

【文:大雄@教育工作關注組】

我知道自己算是幸運,比起年年為轉工而生活在惶恐當中、到七月中仍未有著落的老師來說,我仍有資格拒絕一份合約教職 — 雖然過程掙扎,決定過後也感失落。

我年年都想轉工。原因眾多,就是沒有一個是為了找份穩定長工。我前後在三間學校教過,全是合約形式。雖然身邊也有教書朋友在其努力經營下,終於心滿意足轉成常額,但是我從來不是一個會為自己生活打算的人,沒想過要甚麼穩定工作、合理福利待遇,所以沒特別為自己爭取常額工作機會。當然,這也是因為我幸運,到現在我仍能在風大浪大的教育界生存下來。每在一間學校工作,可能個人教學表現不俗,得到不少同事、管理層和學生的認同,我因此也從來沒想過會被終止合約。如此不經不覺,我已長期「被合約」了十年。隔年或兩年同校長秘書見個面、續份約,已成常態,真的習以為常到以為自己做緊長工。

廣告

自己每在一間學校教三、四年,便躍躍欲試想轉往新環境,除希望自己在教學上有更多磨鍊,今次也因為在校的不愉快合作關係,想必不少同工都有類似經驗,在此不贅。四月已開始寄信,前後廿幾三十封都有,但亳無回音,受挫之餘不忘琢磨自己為何沒有一個機會,姑且歸咎於自己教齡已久,學校不想高價請個有經驗老師,以安慰自己。到了七月,繼續嘗試。碰巧自己母校請人,姑且一試,終於迎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面試。面試後的第二日,便有好消息。

母校是一間官立傳統名校,看到她的招聘廣告,不禁疑惑為何過了黃金時期才開始請人,而且一請便是四、五個不同學科的合約教席。回想十幾年前在母校就讀的經歷,從來沒試過同一學年出現六、七個新老師的情況。細問在官校任職的朋友,才得知教育局每年總要等到七月待全港官校的常額教師調職申請塵埃落定後,各間學校才可以陸續因應人手要求,展開聘請合約教師的程序,政府近幾年只請合約,且都是一年合約。

廣告

向來沒有危機意識的我,自然想接受這份合約,有機會回母校且是傳統名校,的確是一次難得機會,但家人強烈反對,擔心這只是一年機會。掙扎之下,想試試能否親自面見校長傾談合約條款,爭取延長合約年期。政府制度,牢不可破。見我的是副校長,她甫開頭便肯定我的面試表現與資歷,表示學校很想請我,但無奈政府的制度難改,雖保證不了甚麼,她也不忘訴諸過往情況,「我在這裏七年,每一年我們都要請這科的老師」,想必請我放心,在這裏仍有續約的機會。

經過這次,我不得不質疑,現時政府對辦學是如此欠長遠、穩定的規劃,很多時候更只是急就章。既然七年都要請人、人手短缺,為何不加快開設更多常額教席?其實我爭取延長合約年期,除了希望如家人所願要有一定工作保障,另一更重要原因,是期望自己的教學在一間學校得以真正發揮,而這一定需要靠時間先和學生建立互信關係,並了解學校一般常規運作後,才能確立自己的教學方法、角色及可發揮的功能。此外,本已來到規劃來年教擔的重要時期,應有穩定人手為下一學年不同年級的學生分配任教老師,再由相關老師編排來年課程及不同活動,但不少官校七月中仍在請人,如此又怎能確保學校的教與學系統地、實在地執行?最終影響的,仍是我們的學生。

雖然我很想回到母校,但考慮到家人的擔憂,我還是選擇拒絕接受這一年合約工作,留任原校,繼續我的原有合約生涯。

 

作者簡介:長期合約教師,具豐富中小學教學經驗,入行十年,至今仍滿腔教育熱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