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只是想做老竇 Episode Nine

2015/3/20 — 16:00

阿杰說自己搬家了。最初我還以為,他可能是從上環的老家搬了去太古城?又或者頂多只是搬了過對面海吧…

想不到這一搬,是搬了到要坐兩小時飛機才到的上海。

廣告

*****

通電話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到了上海出差。我倒是沒有想過,大半年沒有跟阿杰見面,再相約見面之時,地點居然會在這裡。

廣告

「上咗嚟差不多五個月啦…」杰說這話時沒有看著我,眼睛一直盯著窗外,那條下著雨的南京西路:「公司話上海office有個空缺,幾有前途架,所以咪上嚟試吓囉。」

我的心在想:仆你個街,連正視我都不敢些嘛,心虛嗎?

「杰,大家識咗咁耐,唔好同我嚟呢套。」我深呼吸:「大陸既vacancy,年年都有人問你有冇興趣架啦!你推咗好幾年啦。你同Mandy,到底發生咗咩事?」

這句話,換來一陣寂靜。

「我早排都仲聽到你話接返囝囝返屋企住…一切都好似好好的。」我問:「What happened afterwards?」

「我…冇諗過有細路仔之後既生活會係咁的。」杰嘆了一口大氣:「Jason仔自從由婆婆屋企搬返嚟同我地住之後,一切都變晒了。」

「屋企多咗個人,有轉變都好正常遮。」我說。

「以前係每個weekend見一次,忽然變成要每日照顧個仔,Mandy變得精神好緊張…」杰的一雙眼仍然盯著窗外:「脾氣好差,所有focus都去晒Jason嗰道,我返到屋企,見到佢每日都係湊仔湊到嬲爆爆的。我放工返到嚟,佢總係點我幫個仔做呢樣做嗰樣…我連同佢好好地坐低傾句計既機會都冇。我覺得自己好似個菲傭一樣。」

「Jason同婆婆住埋咁耐,一時間返到屋企,好唔慣,成日嗌話要揾婆婆。」杰繼續說:「我地於是冇辦法,就只可以請婆婆多啲嚟探佢。」

「然後呢?」我問。

「我最初諗住佢都係每個禮拜嚟一次半次…」杰說:「點知越嚟越多,現在差不多日日都嚟,我夜晚放工返到屋企,成日都見到佢響我屋企度。Mandy仲配埋屋企鎖匙俾佢,外母於是好似當我嗰度係自己屋企一樣,自出自入…我認真係接受唔到。」

「就因為咁同Mandy嗌交了?」

杰點了點頭。

「Mandy話嗰個係佢阿媽,我娶得佢做老婆,就要接受埋佢阿媽。」杰望了一望我:「我唔係唔接受佢阿媽,你叫我閒時同你飲餐茶食餐飯,我OK的,只係呢道係我屋企,我真係接受唔到,連最後屬於自己既空間,都要俾埋佢阿媽。」

阿杰說到這裡,我又忽然想起從前我們一起讀大學時的片段。

我們跟Mandy都是大學同學。我們認識Mandy的時候,她爸爸就已經跟她媽媽分開了。他們為甚麼分開,我們不知道詳情,但Mandy的媽媽,有時確實是「幾難頂」的。她有一股讓人不太舒服的「氣場」,說話也總是尖酸刻薄,有時讓人挺難堪的。阿杰當年追Mandy的時候,Auntie也講過不少單單打打的說話給阿杰聽。那時阿杰在我和Kelvin面前,對此也時有微言。後來阿杰和Mandy結婚了,阿杰努力工作,考了個會計師牌,事業發展算是順順利利,才聽說Auntie對他的態度變得好一點。

阿杰心裡其實不太喜歡這個外母大人,這點Kelvin和我一直都知。相反Mandy對她這個媽咪,卻是尊敬有加。畢竟Mandy的爸爸,在Mandy小時候早就離家出走了,Mandy跟她的妹妹,都是Auntie一人獨力湊大,面對這個母親,Mandy自然是充滿感激。

「Mandy雖然轉咗in house之後,返工時間雖然regular咗…但始終要返嘛。」杰說:「我地又唔想請外傭,唯有依賴佢媽咪幫手。點知一幫,就唔甩得…」

「你地由湊返Jason返屋企住既一刻開始,就應該想像到會係咁架啦…」我有點老沒好氣地說:「請外傭又話唔好,外母嚟幫你又唔鐘意,你地兩個又要返工,咁你想點先…」

「Mandy本來話佢會辭工唔做的。」杰搖了搖頭:「我係基於佢呢個講法,先決定接囝囝返屋企的。」

「點知Mandy變掛?」我問。

杰點了點頭。

「佢話養個細路好貴…佢都係keep住多一份收入會安全啲喎。」杰嘆了口大氣:「明明個plan就唔係咁,但女人就係善變,講好咗都唔算數的。」

在阿杰的口中,我感受到他對Mandy的怨氣。在杰的心裡,Mandy反口,讓整個計劃失了預算。這是誰的責任?是Mandy嗎?我不知道,但人生的事情就是永遠都充滿著變數,你計劃了的東西,也經常會因為種種原因未能如願。當你面對這些困局的時候,你選擇怎樣面對,你的人生最後是好是壞,也好就是取決於此。

「OK,就算真係因為Mandy變掛搞到咁,你都唔洗一走了之掛?」我說得有點激動:「大佬呀,我地男人嚟㗎,有啲咩事,動不動就走咗去,咁留低班女人同細路點呀?」

「橋,我要空間呀。」杰向我瞪了瞪眼:「我再留喺屋企我會痴線㗎。」

「仆你個街,你真係有病呀。」我忍不住說:「好啦,依家你有空間啦?走x咗去咁多個月,諗到點解決未呀?諗住響呢度匿到幾時呀?」

跟阿杰說著話,越講就越覺得無名火起。我明白他家裡的情況不盡人意,與太太的關係也在走下坡,再加上有個外母在家讓事情變得更複雜;但在這些時候,這個家庭不是更需要你留低去主持大局嗎?男人平時又要面子又要威,去到最需要你的時候,你走佬?冇嘢呀你?

有些人,總是活在一個夢裡面。他以為自己一直努力,那個夢就可以如他所願地實現。到他發現,一切並非如他所願的時候,他就崩潰了,也放棄了。我覺得阿杰根本沒有打算修補好這個夢,而是準備把他棄丟;在別處再嘗試建構一個全新的夢。

太太Mandy、囝囝Jason,全都是他劇本裡面的配角。當他不想再上演這套劇的時候,這些角式,忽然對他就不再重要了。

超自私。

「我暫時都冇返去嘅打算。」杰壓低著自己的聲線說。

「咁你想你老婆同個仔點呀!?」我怪叫。

我忽然想起,當日電話裡面那把女聲。

「仲有啲嘢需要我個人留響上海,唔方便走住…」杰的聲線越厭越沉。

「你係咪喺度同另一條女搭上咗?」我瞪大了雙眼:「上次電話入面催你收線嗰條女,係咪…?」

這個問題,換來一片沉寂。

「你答咗我啦。thank you。」我嘆了一口大氣。

「你真係一條仆街來的。」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