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只是想做老竇 Episode Six

2015/3/13 — 14:44

我有時不明白,為甚麼人總是要跟著那個特定的模式過活。

例如,讀大學、揾份工作、然後想辦法買樓、結婚、生仔…

我們是否只要沒有跟足整個pattern,我們的人生就會不完滿?這個問題,我時不時都會問自己。然而我的答案,永遠都是「No!」但跟自己肯實地答過「No!」之後,我還是不自覺不斷地跟隨著這個pattern去過我的人生。入U、揾工、買樓、結婚…這些我都「完成」了,現在就只差「生仔」這一項還未做。

廣告

但真的一定要把這個都完成?

廣告

*****

「Joyce去咗邊?」我在公司怪叫:「Martina呢?」

「老細你唔記得咗啦…」Amy拍了拍我:「Joyce今日開始放產假啦,十個禮拜後先會返嚟,Martina今朝拎咗假去做產檢,after lunch應該會返嚟開工的。」

「唉,我哋公司今年究竟有幾多同事要生仔?」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公司就快好似冇人返工咁啦…」

「冇法架喎老細…」Amy笑了笑:「你呢班同事由畢業做到依家,做咗咁耐,個個都差不多到呢啲結婚生仔既年紀,女人係咁架啦,去到呢啲時候就個個趕住生,唔想做高齡產婦嘛。」

「唉,呢個我知。」我點了點頭:「希望佢地生完仔放完大假真係會返嚟開工啦,我其實擔心佢地最終會選擇做全職媽咪,到時淨係請人都有排煩。」

「全職媽咪?咁易咩!」Amy一臉不屑地說:「香港地生活咁貴,幾多人公一份婆一份都係勉強夠,生多個細路出嚟,仲話要個女人唔做嘢全職湊仔,老細你就或者得,我地打份工嘅,好難㗎。」

「咁Amy你呢?你都結婚幾年啦,你真係唔打算要小朋友?」我問。

「生仔?咪搞我啦。」Amy說得異常堅定:「邊養得起呀?一係你加我double人工或者可以諗諗。」

「嘩,靚女,你大我?」我說:「你唔肯生仔唔好賴落我度喎,到時你老公嚟找我晦氣,我無辜架…」

「放心,有關『唔要細路』呢個諗法,我老公仲堅定過我。」Amy說:「有啲朋友話佢偏激諗埋一面,但我其實幾認同佢講嘅嘢…」

「佢話,就算經濟能力許可,都唔想生。佢成日話,依家個世界,道德價值巔倒晒,通街嘅人都響度指鹿為馬,特別係香港,呢個城市既將來只會越嚟越差,越嚟越腐爛,我地既冇能力改變,亦冇財力離開,生仔,咪盞害咗下一代?三幾十年之後,呢度都唔知變成咩世界,佢地既人生,我地兩個都覺得,一定唔會好得去邊。既然係咁,何必帶佢嚟呢個世界呢?」

類似的講法,在Amy之前我也聽過不少人講過。你問我認同嗎?某程度上我是認同的。世界變得越來越混亂,社會變得越來越腐敗,這些都是事實,誰都否認不來。現在若果生個孩子出來,他將來的人生大概不會像我這代人過得這樣容易,這個預期我認為也合理。但因為這些原因,而決定不應生孩子嘛,我總是覺得…是有點怪怪的吧。

難得的是,Amy跟老公的想法一致,這肯定省卻了很多無謂的爭拗。有些夫婦在「生唔生」這決定上有很大的分歧,一個不斷催促,另一個死拖爛拖,為了那個還未出現的BB,日日鬧到家嘈屋閉,孩子還未出現,就連婚姻都賠上了。

至於我自己嘛…我倒沒有像Amy般,將生小孩的考慮和社會環境連繫在一起。膚淺的我,所想的只是自己的生活質素。我有不少朋友,在這個時候已經成為了父母,看見他們為了孩子奔波勞碌,生活質素下降幅度之大,實在讓我有點心寒。有很多朋友,在成為父母之後,簡直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從前這些人很型,很有理想,很cool的,怎麼做了父母之後,都變得土頭土腦?他們埋葬了自己的理想,從一個充滿活力和正能量的young adult,忽然進化成負能量纏身,終日唉聲嘆氣的中年阿伯…滿身都是負不完的責任,每日行屍走肉般過活,人生從此只能維繞著那個細路…大佬,我真的不想我的人生會變成這樣。

*****

晚上回家,本來打算跟心穎講一些有關Amy對小孩子的睇法。

我推開家裡大門:「老婆,我返嚟啦!」

沒有人應。

心穎明明說好今天會早點回來的,怎麼會不在家?

「Anybody home?」我嘗試叫得大聲一點。

仍然沒有人應。

我慢慢走入屋裡,在洗手間門外,發現暈了在地上的心穎。

「Shit! 發生咩事!」我心裡怪叫。

我連忙走過去,嘗試把心穎叫醒。幸好拍了幾下她的臉龐,她也真的醒了。

「老婆,你冇事嘛?」我慌張地問:「你聽唔聽到我講嘢?」

「聽到。」心穎的聲線很虛弱:「你返嚟嗱…」

「發生咩事呀老婆,點解會暈咗響地上面既…」我問。

我在想,心穎暈倒其實也是有前科的,她有個壞習慣,就是工作的時候會做到埋頭埋腦,連飯也會懶得食,任由自己餓著肚子。上一次暈倒,就是她在辦公室裡忙著工作,連午飯也懶得吃,碰巧那天她有點感冒,發著點微燒,空肚食藥之後不久就暈倒了。

「係咪又冇食嘢呀?」我問。

「唔係呀,臨放工果陣有同事last day,仲請食咗西餅。」心穎虛弱地說:「求先返嚟屋企,我見咁早,諗住take個shower先同你出街食飯…」

我心裡感到一陣不安,我情願心穎跟我說,是她下午又沒有吃飯…

「沖涼嘅時候我已經覺得唔係好妥…」心穎說:「個心跳得好快好快,於是我拿拿臨著番啲衫,點知忽然覺得,眼前嘅嘢越嚟越暗,之後就暈咗了。再睜開嘅時候,就已經見到你了。」

是休克嗎?

我心裡覺得不妙,於是待心穎精神稍為好一點後,便送她到醫院見一見醫生。

候診室內有許多病人,心穎拖著我的手:「我冇事嘅,唔好擔心。」

「我個樣似好擔心咩?」我問。

心穎微笑點了點頭。

「老婆有事,做老公好難唔擔心架喎。」我說。

「擔心都冇用架喎。」心穎用力握緊了我的手:「真係有咩大病嘅話,咪陪我一齊面對囉。最緊要係你唔好丟低我走咗去㗎遮。」

「好似唔舒服果個係你喎…」我說:「點解會倒返轉頭你走安慰我架呢?」

心穎跟我做了個鬼臉:「因為我老公係個細路仔,要氹囉。」

「連心穎!」候診室的護士叫喚著:「到你見醫生了。」

我陪心穎走到醫生的診症室,跟醫生講了今天暈倒在地的經過。醫生皺了皺眉,然後就幫心穎做了一連串簡單的檢查。

初部檢查就唔見有咩大問題,但會唔會有咩其他疾病,就要進一步再check先可以確定。特別係…連小姐既體重,響近一年裡面跌咗超過十磅,係一個值得留意既訊號嚟嘅。我寫紙俾你盡快去驗血做個化驗,報告出咗我會send番去你地既家庭醫生果邊,到時等佢作進一步嘅診斷啦…

「醫生,呢個情況會係啲咩事居多?」我忍不住問。

「好多可能性嘅,可以係啲好小既事都唔定的,唔好太過擔心。」醫生說:「盡量休息多啲啦…」

*****

那一晚,從醫院回來,心穎好像若無其事般繼續生活。而我,卻總是坐立不安。男人總是以為自己強悍,但去到這些關頭,我卻常常發現,我身邊的那個女人,其實比我強得多。

曾經聽過有人這樣說過:「女人連生仔嘅痛都可以承受,佢地既強,係男人想像唔到的。」

What a long night。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