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只是想做老竇Episode Seven

2015/3/16 — 10:40

我們常常都以為,自己經已做得很好。

從醫院回來的那一晚,我輾轉反側不能入睡。

廣告

我在想,自從娶了心穎之後,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稱職的丈夫:「唔嫖唔賭唔煙唔酒,日日努力賺錢回家,對老婆也不錯丫,仲想點?」

原來也不是。這一年,心穎的體重足足輕了十幾磅,我卻是後知後覺。不少朋友們都善意提醒過我了,我還是一廂情願地以為,這只是她公司換了個仆街老細的結果。我心裡面甚至想過,自己的老婆瘦一點,身材fit一點,其實不是更好嗎?

廣告

很明顯,其實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對心穎這麼好。我細心想過這一年我見過她和我相處的畫面,其實當中有許多端倪,都預示著她的身體可能出了點毛病。例如有一次我們和她父母飲茶的時候,她連拿起茶壺都手震,我問過她是否有些甚麼不舒服,她說可能睡得不好吧,那我就已經不當作一件事了。又試過有一次,我和她心血來潮說要去海洋公園走一趟,我們坐上吊車上,她卻忽然好像畏高症發作般,不敢望出窗外,心跳得很快,而她也把我手臂捉住得異常地緊。下吊車的時候,我還在取笑她水皮,她卻笑說自己可能年紀大了,連膽量也變小了。那一刻我完全不覺得有甚麼不妥,但我想起,心穎從來都是膽大過人,讀大學的時候她還走去玩跳降傘,從近萬呎高空一躍而下,落地一刻還在大呼過癮,怎麼可能區區一個海洋公園吊車,可以嚇得到她?

這晚我無法入睡,於是我獨個兒起來,走到電腦旁邊,翻看了心穎在兩年前所影的照片,再對照一下最近幾個月的近照,心裡突然一寒:怎麼這兩年,心穎真的瘦了這麼多?連面色也真的差了許多…怎麼我從來都沒有發覺?

我是那個每天都跟她睡在旁邊的人,這些點點滴滴,我居然完全沒有察覺得到。也許你會說,你就是因為每天都在這個女人身邊,而那些改變都是很慢很慢地轉變著,所以更難被你發現吧。但當我看著她兩年前的照片,和今天她虛弱的面容一比較,我就不自覺地感到很自責,很內疚了。那些「轉變很慢所以很難發覺」的理由,我肯定其實只是籍口。當我們還沒有結婚的時候,我們其實也是每天都相見。那個時候,就算只是她的頭髮稍稍動過,又或者是平日用的香水偶然轉了,我也必定察覺得到。那時的目光總會不自覺不停地放在她的身上,相見時望著她的面孔就是享受,在她臉上和身體,任何風吹草動都走不過我那雙眼。但現在呢?這個女孩子成為了我的老婆,我也一直以為照顧得她很好;但實情是,放在她身上的目光,原來早就移開了。熱戀過後回歸平淡,就連對她的關心變得公式化也不自知。

我覺得自己很可惡。

*****

「張醫生,情況怎麼了?」驗身報告送到了家庭醫生的手上,我急不及待地問。

「唔洗太擔心,唔係咩大病嚟的。」有張醫生這一句,我的心好像即時放下了心頭大石一樣:「根據驗血報告既推斷,應該係甲狀腺出咗問題。呢啲問題喺亞洲好common的,好多香港女性都有,唔係啲咩致命疾病嚟嘅,以現今嘅醫學,肯定係屬於manageable既病嚟嘅。唯一比較唔好嘅消息呢,係呢啲病,療程係比較長嘅,通常要keep住食一至兩年既藥…我會寫referal letter轉介你去專科醫生果邊,詳情等specialist同你講啦。」

「有冇啲咩需要留意?」心穎問。

「主要都係聽醫生話,準時食藥…」張醫生一邊寫信,一邊答:「同埋盡量避免有過大壓力囉…哈哈,如果你份工好辛苦好大壓力的話,可以的話就轉工囉,或者叫阿米生俾多啲家用你,等你唔洗做得咁辛苦囉。」

我聽到張醫生這樣說,心諗:「老婆,早就叫你辭咗份工揾過第二份架啦,你個老細仆街成咁,跟唔過丫嘛。」

「張醫生,我嚟之前其實上網做過少少research…」心穎深深吸了口氣:「我聽講有這個病的話,懷孕會比較麻煩的,係咪呀?」

張醫生忽然放低手上的鉛子筆:「你地兩個打算短期內要有小朋友?」

心穎望了我一眼:「都未必嘅,不過問定有個預算嘛。」

「詳情都係由specialist講既為準啦。」張醫生也吸了口大氣:「其實真係要生嘅話,都唔可以話唔得嘅,當然風險相對會比較高,要monitor嘅嘢亦相對複雜好多啦。不過你剛剛先發現有病,treatment都仲未開始,情況比較唔穩定,我既recommendation係,至少等你既病況穩定落嚟先諗啦。你仲年輕,即使整個療程完結之後,都仲未reach到高齡產婦既age,所以我既建議,係遲啲先諗啦。」

*****

離開醫務所,心穎拖著我的手說:「安落晒啦,唔洗擔心我啦。」

「安落?」我說:「你之後仲要見專科,仲要食兩年藥呀,點安落呀?」

「起碼知道唔係咩大病嘛。」心穎笑了笑。

都沒有錯的,起碼不是甚麼大病。

「而且…」心穎嘆了口氣:「聽到佢話呢兩年,最好唔好諗生小朋友住,我反而覺得鬆咗一口氣。」

「下?點解?」我覺得很奇怪:「我以為你一直都想生個小朋友添…」

「冇錯,我一直都想要個細路仔…」心穎說:「但我知道你唔想要嘛。我知你份人,以你嘅性格,即使你其實唔想要都好,你最終都會選擇死死地氣去成全我架啦,係咪?其他生活上嘅小事你肯遷就我,我好感激;但生朋友唔同呀,你如果唔開心唔想要,即使生咗出嚟都係冇幸福㗎。有啲嘢,唔係話我一個人想就得,而係要兩公婆有共識先得,邊個就邊個都係唔好。」

「依家咁其實幾好丫,名正言順咁唔生住…我要食藥嘅呢兩年,就當俾你同我多次機會諗清楚,係咪真係想要小朋友囉。中國人成日話,小病是福,我信架。」

聽罷心穎的說話,我就是說不出話來。心裡只是想著,有這個老婆,真的很好。

*****

我覺得人實在是非常犯賤的。自從聽到醫生那句「遲啲先好諗生小朋友」這句話之後,心裡一直耿耿於懷。我一直都對這個「生仔」的話題很避忌,思前想後就是不想面對。現在有「專業人仕」給你「專業意見」,說你們這兩年最好避免懷孕,正如心穎所講,這個問題可以「名正言順」地放埋一面,以我一貫拖拖拉拉不敢面對現實的性格,應該是開心都來不及吧。偏偏我的感覺卻是來個相反,覺得好像硬是欠缺了些甚麼似的。

我希望心穎這次小病,對我們到頭來真是焉知非福就好。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