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呢班中學生.11】中立男孩:香港和學校 最緊要和諧

2017/9/27 — 20:15

魚蛋今年中五,剛成功當選其中學的學生會會長。上任後他首要處理的問題是:學校撕裂,衝突連連。

話說近年有人替學校開設 Secrets 專頁,由於任何人都可匿名在上面發表意見,結果不時引發罵戰。有一次,校長在早會勸勉學生努力讀書上大學,有不喜歡讀書的同學就在專頁留言大罵;另一次,校方決定延長補課時間,準備公開試的同學每天要待到近六時才放學,於是許多同學匿名寫上粗口留言,問候校方。

甚至魚蛋本人也中過箭。學生會競選期間,網上突然出現大量「打手」,抹黑雙方陣營。作為會長,魚蛋雖然認為「清者自清」,並不介意,但他確實不喜歡這種風氣:「唔可以有呢種嘢喺學校…我想改變這種心態。」

廣告

作為學生會會長,魚蛋說要做好校方與學生之間的橋樑角色,「等佢哋可以互相發表意見。」他又提議在學生會室設置留言板,就像大學民主牆,讓同學留下名字,然後暢所欲言。

「我覺得人性本善嘅,唔駛諗到咁衰。凡事留一線,唔駛中傷人嘛!」

廣告

魚蛋喜歡和諧,不喜衝突的性格,也見於他對社會時事的立場。「而家好多遊行、水貨客多,令到好多衝突發生,雖然有時不太大,只是嘈下交、打下交就完,但我覺得可以坐低慢慢講,唔一定要郁手郁腳,不一定用暴力先解決到問題。」

「自己人都唔和諧,狗咬狗骨,就唔開心囉。」

在他眼中,今日香港之所以不和諧,其一源頭是雨傘運動。「雨傘運動之後,好多人開始…多咗衝突發生。以前就算嘈交,都好少即刻拎部機出來上網公審你,而家好多呢啲事發生…」

魚蛋強調自己既不是「黃絲」也不是「藍絲」,立場「好中立」:「會睇哪邊啱,哪邊錯,我會睇哂件事,先判斷對錯。」他認同佔領者爭取民主的理念,但從結果來看,卻又覺得運動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好似浪費咗自己時間」;甚至乎,「白紙畫咗一劃,就會變花」,魚蛋認為傘運對香港社會發展,「無好結果,甚至行咗衰嗰邊」。

他又記起,傘運初期身邊人人都說情景像六四,但出乎意料地,原來他不太清楚六四發生過什麼事:「淨係知被人用坦克車碌,有個好似盧海鵬咁嘅領導人下令嘛……我都未知哂詳情,所以都唔敢下判斷話平反。」

通識課會教「現代中國」,因此他試過堂上舉手問老師:「六四係咩嚟?」但老師通常只是說「落堂再講」,「但落堂後他們事務都多,就唔得閒同我講。」結果,魚蛋今天亦未了解六四的前因後果。

慢著 — 六四的資訊,google 一下不就鉅細無遺嗎?

「人哋話網絡嘅嘢唔可以盡信嘛,所以想聽人講多過電話講囉!人可信啲,為人師表嘛!」他笑著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