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呢班中學生.15】立志從政 15歲少年:我同方國珊係良好合作關係!

2017/9/29 — 19:59

「唔好意思,我剛剛擺完街站,一陣間又約左個街坊傾嘢。我地都可以傾一陣嘅。」

15歲的煒龍,擁有一個自己的Facebook專頁,內有不少「擺街站」、落區視察的「打卡」貼文。談起社區議題,或表達一些政策主張,煒龍用的主語,總是「我哋」。穿上休閒裇衫,用上政客般的說話口吻,15歲的清澀臉龐,好像錯置了在他身上。

「例如健明邨正覺中學隔離,有些(樹)在十號風球之後冧晒,如果淨係靠區議員就死得。所以我哋就覺得,不如我哋自發出嚟從政,嘗試改變我哋個社區。」

廣告

黃煒龍 Facebook專頁圖片

黃煒龍 Facebook專頁圖片

廣告

反國民教育、雨傘運動,多是這代年青人的政治啟蒙。雨傘運動過後,有不少「傘兵」轉入社區深耕細作。煒龍亦有參與這些社會運動;根據煒龍的說法,他甚至遠早於「傘兵」投入地區工作。

「一開始做區,當然辛苦啦;但當佢地有嘢搵返你的時候,你會覺得當初的付出係值得。」說這句話的時候,煒龍有點眉飛色舞。

煒龍家住將軍澳屋邨,他稱還在唸小學四、五年級時,已開始關心將軍澳堆填區問題,自此投入了社區參與。他說,現在一個星期會有兩日擺街站,聆聽街坊的需要,幫街坊謀福祉。不過,煒龍亦有分配時間讀書,希望能考入大學。「如果你無張沙紙,咁你出嚟社會係比較 … 難做啲 … 做社區的時候,我哋要得到市民的支持和認同,咁張沙紙係好重要。」

訪問當晚,就是有個街坊約了他,希望他幫忙尋找律師,提供法律意見。

一個十五歲的中學生,何德何能幫街坊謀福祉,還可以「代為尋找律師」?

雖然嘴裡說「淨係靠區議員就死得」,但煒龍擺街站、派傳單時,很多時都穿著印有西貢區議員方國珊名字的背心。煒龍帶點尷尬地承認,他的街站是用專業動力區議員方國珊、陳繼偉的名義「開檔」的。

(記者曾向方國珊查詢,對方回應稱煒龍不是專業動力成員,並希望他專注學業。詳細回應見文末。)

黃煒龍 Facebook專頁圖片

黃煒龍 Facebook專頁圖片

我們問他跟方國珊有何關係,他毫不猶豫吐出了一句 —

「我哋係一個良好合作關係。」

當我們問到煒龍的政見時,他壓低聲線,雙目四處張望,像怕被街坊認出來似的。

煒龍反對國教,支持雨傘運動。2014年,煒龍仍不過是中一生。他沒有到金鐘罷課,而是在學校罷課。佔領開初時,煒龍曾在佔領區留守三晚。但礙於學業,最後只得「精神上繼續支持」。

提到雨傘運動,煒龍直言「中學生其實都值得去紀念或留意」。三年過去,煒龍亦已升上高中。他有跟校內低年級同學提起傘運,但同學卻不大關心,甚至反問他為何提出此事。

眼看近日社會狀況,煒龍以「頹」來形容自己的感覺。

「其實見到 7 月到 8 月好多嘢發生,即係多嘢到 … 你覺得,大佬,你想迫到香港人點阿?」

煒龍的政見,好像與被視為中間親建制的方國珊有點出入,煒龍馬上解畫:「明白嘅,明白嘅。呢樣嘢我哋都有檢討過,即係我哋個 concept 俾居民唔夠清晰,我哋係堅獨立嘅。」

這 15 歲男生始終有他的一套說法。

我們問煒龍有沒有想過從政,他不假思索地道:「咁當然有啦!」那如何踏上從政之路?他避開了我們的目光,又壓低了聲線,含含糊糊地說:「咁而家都係讀咗書先啦… 等入了大學…呢樣…之後再諗囉。」

談到十年後會否參選區議會甚至立法會,煒龍又羞澀地搔頭笑說,「咁呢個要睇當其時情況決定,唔排除,可能啦…」

*   *   *

訪問中途,煒龍的電話突然響起:「你好 … 你係咪到咗?好的好的,唔該你唔該你,你等我兩分鐘啦,唔該你,唔該你。」原來是相約他的街坊已到。

臨走前,我們再問煒龍,如何形容自己服務社區?他堅定地拋下一句 —

「開心!服務社區係開心!」

話音甫落,他一溜煙似的,趕著去「接見街坊」。

*   *   *

註:

煒龍向記者自我介紹時,稱自己是「健明社區關注組」的理事長。不過,當《立場》向區議員陳繼偉核實時,辦事處職員回覆「我們辦事處位於健明邨內,但從來沒有聽過這個關注組。」

煒龍在 Facebook 工作履歷上,自稱是多個社區組織的成員。西貢區議員方國珊回應查詢時,帶點尷尬地澄清:「煒龍係我哋一個朋友的仔仔,佢爸爸係專業動力的成員,但煒龍就唔係我們的成員。」對於煒龍參與區內很多不同的「關注組」,方國珊並不贊成,希望他能專注學業。

「我哋唔抗拒任何朋友支持或幫手,我亦欣賞佢好關心社區,但希望佢學業為先,地區嘅嘢留返俾我哋啲區議員做得喇。」

煒龍Facebook截圖

煒龍Facebook截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