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呢班中學生.21】話劇女生:多謝欺凌我的人,令我找到清晰目標

2017/10/13 — 13:11

17歲女生Charis笑起來很爽朗,是一位性格開朗的中學生。她將大部分時間用來排戲、演劇,夢想是成為一位舞台劇導演。

你或許無法想像,在笑容背後,她曾是校園欺凌的受害者,是同學排斥的目標,更一度因此患上抑鬱症。

欺凌令她受傷,卻同時令她更堅強、善良、富同理心。如今她反而感激當日的欺凌者,變相推動她走上創作之路。

廣告

「如果沒有被欺凌,就沒有現在的我,就不會做到我現在想做的事,也不會找到比他們更清晰的目標。」Charis自豪道。

曾患抑鬱症 每日床上、廁所煲劇

廣告

數年前,Charis在一間觀塘中學讀書。中二那年,班上地位較高的「大家姐」要求同學與Charis斷絕來往,從此她班上受盡排斥,每日帶著驚惶心情上學:「好驚他們的眼神,總是覺得他們一望著我,就是在說我」。

她曾試過向老師求助,欺凌的問題卻一直沒有改善:「當時媽媽覺得老師可以幫助我,於是向老師講。但其實講完也沒有用,同學都沒有改變過。」

她甚至患上抑鬱症,卻因為不願向別人訴心事而拒絕求醫。每日的生活範圍僅限床上及廁所,煲劇成為唯一的活動。她又稱當年「心理影響生理」,腸胃經常出現問題而要入院。

中三開始,Charis選擇逃學,每日早上待父母出門後,就偷偷溜回家中。逃學逃得太過離譜,就連教育局都打電話來關注。

「沒有被欺凌,就沒有現在的我」

「經過之前的經歷,我有一點 … 不能說是自閉 … 但是在溝通方面有點差。有甚麼事都會自己吞下去,不會和人講。」自言幾不善言辭的Charis,希望透過戲劇表達所思所想。

中四那年,Charis轉校來到在兆基創意書院,情緒病亦漸見好轉。她加入了兆基的「自主學習班」,無須考中學文憑,令她可以更專注做好戲劇創作。將來她希望到台灣、英國讀戲劇,最終目標是成為一名導演。

家人當然擔心藝術能否維持生計,Charis卻一於少理,只想活在當下做想做的事。每星期向父母取三百元的零用錢,三分之二都用在交通費上,經常為排劇走遍火炭、大埔。有時手緊,甚至連飯也不吃。

如今回想,她反而感激當年的欺凌自己的人,推動她走上創作之路:「其實很感激當時有這件事。如果沒有被欺凌,就沒有現在的我,就不會做到我現在想做的事,找不到比他們更清晰的目標。」

「可以說是多謝他們,但當然我也很討厭他們。」Charis大笑道。

被欺凌的經歷,亦令她更有同理心。遇到身邊有人被排斥,她會選擇上前關心,「我寧願被欺凌,也不要欺凌別人。我經歷過這些,不想有人做第二個我」。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好多事可以玩、可以做,但這種事真的不要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