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呢班中學生.23】社運青年:年輕人想有得揀

2017/10/19 — 14:41

「其實,個政府有冇俾年輕人揀自己想要嘅嘢呢?」

今年十七歲的Edward,還有半年就要考文憑試。去年七月,他選擇了加入香港眾志青年團做義工。

問到為什麼會加入,Edward答得頗輕描淡寫「無喎,其實一路都已經想入。」

廣告

「雨傘果時,我喺外國交流,覺得香港發生咁嘅嘢都唔能夠參與 ... 」「一路好想做社會運動,跟住見到攤位,就填咗名做義工。」Edward說,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轉捩點令促使他加入政黨,來得挺理所當然。

2012年,政府建議中小學設立德育及國民教育必修科。中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於八月號召反對者佔領公民廣場,超過十萬人響應行動,最終成功逼使政府取消三年課程開展期及擱置課程指引。

廣告

今年六月,教育局推出「憲法與《基本法》教材」。眾志批評教材有袒護人大釋法,淡化跨境執法之嫌,擔心洗腦教育藉此捲土重來。不過,這次社會對議題的關注,明顯較五年前少得多。

現在亦有跟進反國教議題的 Edward,擔心「憲法與《基本法》教材」只是一個開始,當缺口被打開後,洗腦陸續有來。

Edward 指,現時的教材的論調一味唱好《基本法》和中國,而非以一個中立持平的角度,鼓勵學生批判思考。Edward 覺得,政府正想藉著唱好兩者,增加下一代的中國身份認同。

Edward直言近年越感難以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期望落差 — 政府越吹噓中國政府的豐功偉績,看見中國黑暗一面時,年輕人越感到失望。

「雖然話係洗腦,但當大家見到教材同現實係爭好遠,只會再重咁打擊人嘅國民身份認同,而唔係去改善囉。」

「例如,通識科《今日中國》都會講,中國改善咗民生,改善咗其他國家嘅基建,但當你發現中共一年打壓咗幾多人嘅聲音,你就覺得,哇,果種失望係好大,講一套做一套,係令人好沮喪。」

Edward指,自己反的是洗腦,不是反對任何人選擇認同中國人身份,「你都要俾學生自己思考下,如果連思考下自己認唔認同自己係中國人都唔得,講依啲嘢嘅人係咪俾人洗咗腦呢?都值得反思。」

問到同時要兼顧學業和政黨事務,會否忙得不可開交?Edward 說:「其實都唔算好忙。」

「通常政黨啲嘢係好急先做,無乜嘢係好早 Plan 定,唔係做政黨嘢嘅時侯就會溫下書。」

Edward 解釋,義工通常一個星期開一兩次會,文件的東西可以分工帶回家做,餘下的時間他就拿來讀書。

「我唔會覺得入唔到大學係個天要冧落嚟嘅事。」Edward 想以後繼續做社會運動,為自己認為正確的事發聲,讀書或能更好裝備他,但他也相信,升學不是唯一的出路。

他直言自己「唔係好鍾意返學嘅人,我每日返學就係等放學。」

「有時我會覺得香港中學生,除咗讀 DSE 之外沒有其他。大家擺晒所有心機喺 DSE 上面,好似係大家唯一嘅目標。」

對於身份,對於前路,年輕人想「有得揀」— 眼前的十七歲少年如是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