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地東北週記:農夫區流根的故事

2016/5/16 — 13:35

區生和區太在農田手牽手,好sweet!(預告,下集會有區太出場)

區生和區太在農田手牽手,好sweet!(預告,下集會有區太出場)

「一個人紮根喺一個地方」呢個概念,其實一直都唔多明白,或者係feel唔到係啲乜嘢。但係最近,我覺得feel到啲喇,由我理解到,點解我從來無紮根喺我住嗰區嘅感覺開始。

我自小住喺屋苑,近十多年住嘅地方,樓下都無舖頭,我亦都好少行去其他屋苑買嘢、活動。行去搭車返工返學、放工放學,沿路都無嘢令我停留。我同社區內嘅人同事物,都無建立起聯繫。相對「紮根」-一棵樹喺泥土中向四面八方長出根,抓住泥土,我同社區嘅關係,就好似一枝針。一枝針插入泥土,就算去到好深,都係好容易就可以拔出嚟,完全抓唔住啲泥。呢個情況,當然唔止發生喺我身上。香港而家嘅屋邨/屋苑設計上,都令人唔易紮根喺一個社區。(唔易,但都可以,需要你好主動。)

廣告

結果我嘅社區,只係我屋企個地址,同我嘅生活無乜關係。

由我理解自己點解唔會紮根喺自己嗰區開始,再去睇馬屎埔村區家嘅生活,村內除咗有佢哋屋企,仲有佢哋一直共同生活嘅大自然、相識多年嘅村民、種咗幾十年嘅農田,近年佢哋仲會去粉嶺嘅店舖收廚餘做堆肥,生活嘅大事小事,都喺馬屎埔村發生。紮根,就係同身處地方嘅人、物、事去建立關係,對之珍惜、關懷,即係有愛啦,啲根就牢牢地抓住那一片土地。

廣告

送給你農夫區流根的故事。

我們路過區家的門口,區太就開始收衫。

我們路過區家的門口,區太就開始收衫。

廿四小時都在拍拖的區生和區太。

廿四小時都在拍拖的區生和區太。

---------------------------------------------------------------------------------------------
《區家的根 上集》

圖&文:急急子

印象中,對上一次看到區生出現在新聞畫面,是因為香港氣溫跌至六十年來最低,記者到農場訪問農夫,找來了區生。上星期,看到他出現在新聞畫面,是因為地產商到馬屎埔村收地,區生在守護農地時被捕。獲釋後,他接受傳媒訪問,我最深刻的一句,他說:「我哋會做我哋認為啱嘅嘢。」

馬寶寶社區農場農夫區生的名字叫區流根,比較文靜,但也不算cool,因為在他面上常找到一種溫柔和平靜的感覺。區生很少說話,所說的都很「精」,讓人想記下來:「天災係年年都會發生嘅嘢,年年都會打風,年年都會落雨。雨天會過去,總會有晴天。呢一批菜無咗,咪種過下一批囉。」、「爸爸幫我改名叫『流根』,如果菜無根,點可以生長呢?植物當然要有根,家都要有根,馬屎埔村就係我嘅根。」

流根今年六十歲,爸爸在六十多年前來到這裏耕種,紮根馬屎埔村。區爸爸四個兒子的名字都有個「根」字,流根排行第二。流根自小學開始到父母的農田幫忙,口裏說是幫忙,事實跟兄弟走到梧桐河畔的山間玩耍,在溪澗捉魚、游泳。十六歲時,他到市區學師做燒焊師傅。那時候的學師仔,都住在店內,兩個星期才可以回家一次。兩、三年在土瓜灣的城市生活,令流根的身體變差,周身骨痛。於是,他回到馬屎埔村休養,爸爸見他閒着沒事做,就吩咐他自己打理一塊農田。自此,流根就是一位農夫,四十年來,只做一件事。他第一次種的蔬菜,就是茄子,基於是「農民子弟」出身,耕種完全駕輕就熟,他的身體也好過來了:「做農夫,唔駛交際應酬最啱我,我真係唔係好識講嘢。」

我在想,把城市留給喜歡熱鬧、喜歡以人際關係來「搵食」的人,然後,把農村留給喜歡安靜,喜歡靠一雙手來種出食物的人,這不是很好嗎?人人的個性也不同,另,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我們的喜好也會轉變,最重要的,是有得揀。留住農田,給未來的自己或下一代的人,一個選擇生活模式的機會。

(下集待續)

田裏的bb青瓜和將要收割的青瓜。

田裏的bb青瓜和將要收割的青瓜。

最近區生學了用嫁接法來種植。

最近區生學了用嫁接法來種植。

這些幼苗稍後就可種在農田。
 

這些幼苗稍後就可種在農田。

(文章原刊於《Milk Magazine》{我地東北週記},獲作者授權轉載)

馬寶寶社區農場 Mapopo Community Farm

急急子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