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將來要吃飯

2016/1/23 — 6:5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雨言曷,教育心理學家】

最近與一位老師討論,在工業沒落的年代,學術能力較弱的學生有何出路,我不假思索就說了服務業。

然後,他問: 為甚麼他們只有服務業的選擇?

廣告

******

今天,與一個有特殊需要的高中生談話。他真心喜歡科學和數學。當他說:「雖然計嗰啲數冇乜用,但我覺得開心。」簡簡單單的一句,眼中閃爍著的光芒,是我甚少在香港的學生身上看到的。

廣告

最後,他卻選了「科技與生活」(近似以前的「家政科」),他淡然一笑,解釋道: 「我可以幫爸爸的忙嘛。」

然後,滄桑地補充一句: 「我將來要吃飯。」

******

這兩幕是當頭棒喝,我們都太習慣香港這不近人情的淘汰賽。

雖學校都將「學海無涯」掛在口邊,但這城市的真相是,你在我們的方式、我們的時限內學不到這些知識,你就自動失去繼續求取這一方面的學問的機會了。然後,你的路會愈來愈少。

雖然政府會告訴你,有在職培訓啊、僱員在培訓啊、耆英大學啊 (前提: 現在的勞工條件、生活的成本沒有把這個你的逼死),我們心底裡都知道: 「怎會一樣? 」

然後,成功人士和官員也會告訴你,「行行出狀元」,筆者也相信這點,只是在這高舉「創意」、「多元」的城市,太多狀元往往會因為小時過不到「兩文三語」偏執的試煉 (當科學界對人腦的構造、運作認識了那麼多,我們的教育仍然停留在堅持文明只可以以口語和文字傳播、考核的階段),要將理想調整至「我要吃飯」。

當其他地方的年輕人也有本錢說follow their dreams(追夢)時,我們的孩子都只可以像某富商所言,「聰明地」選吃「肥豬肉」, 要不然「齋」也不由你吃。只有吃,沒有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