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從信箱的縫隙窺探 等待著他的身影

2016/2/15 — 18:18

資料圖片:清拆前的牛頭角下村

資料圖片:清拆前的牛頭角下村

【文:老土嘢 Not Told Yet】

我從信箱的縫隙窺探,等待著那熟悉的腳步聲,我注視著門外的樓梯間,等待著他的身影。

廣告

小時侯,我住在姑媽的家,我和表姐特別親,每天都跟著她四處去,他們一家也待我如親生女兒一樣。因為爸爸媽媽工作的關係,他們只會在週末或假期過來帶我出去玩一整天。有時候我們會到公園,也有時候會到附近的商場,反正,在那裡也不重要,我就是特別珍惜和他們一起的時間。

我的姑媽住在七十年代的公屋,當年的大門設計都會在門上預留一個開口作派信之用。每逢週末假日,我都會蹲在大門前,時不時從那信箱口偷看出去,細心聆聽著大門外的所有動靜,等待著爸爸的到來。

廣告

我的爸爸話不多,對我也特別嚴厲,但他從不會令我失望。每次在大門前的等待,他總不會令我落空。每次他都喜歡帶我到一家車仔麵店,點一碗豬紅油麵和一杯豆漿分著吃。我記得的不多,最深刻的就是在麵店內,坐在旁邊,爸爸吃著豬紅油麵的畫面。

小學的時候,我會跟爸爸到他上班的地方,當時他在一家很大型的玩具生產商工作。每次跟他到公司,我都可以拿很多紀念品回家,所以小時侯的我永不缺玩具。每隔一段時間,爸爸會帶著一大袋的玩具給我,但媽媽總是罵他,因為裡面的都是模型和玩具車。現在還記得,爸爸工作桌上的模型草稿。小時侯的勞作都是和爸爸一起做的,他的手工非常精細,畫畫也特別漂亮。我喜歡砌模型和做小手工應該也是得到他的真傳吧。

爸爸從小就教導我要獨立堅強,但愛哭的我總是覺得他太嚴厲。小時候的跌倒哭鬧,他總希望我能自己站起來,還會取笑我是愛哭鬼,像媽媽一樣特別眼淺。但每當有大事情發生,他是最放心我自己一個處理,自己下決定。我想他對我的放心也是對我的信心,這是沒人能及的。

長大後,我總是怪他愛逞強。爸爸很少說出自己的事,總是自己強忍,默默為家人負出,不讓我們分憂。大概,爸爸都是這樣的吧。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