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想做牧師!」談按牧

2015/10/20 — 14:04

「我想做牧師!」這句話是教會的禁忌。

你可以對人說:「我想事奉主!」「我想做傳道人!」,但是「我想做牧師」這話,你不可隨便對人說——你連祈禱也不敢——你從未聽過傳道人的代禱事項是希望自己可以儘快按牧。真的,在華人教會,按牧要講際遇、天時、地利、人和、命數。傳道人不要想,不要說,甚至不要求,你只能「毫不在意」地等候上帝。噢,對不起,「等做牧師」也是很大逆不道的。

有人說:「我從來都不稀罕做牧師,我只想忠心事奉上帝。」這句話很好,也是真心話。但是,就好像「和尚背女人過河」的道理一樣,真正的問題不是「想做牧師」,真正的問題是覺得「想做牧師」有問題。為何想做牧師會變成一件好高騖遠的事呢?這才是真正問題。

廣告

有一次,我碰見一位快要按牧的傳道人,問他說:「聽說你快要按牧了,是不是?」他突然反應很大,謙卑推搪地說:「沒有沒有沒有...」我呆了兩秒,然後才明白,他說「沒有」,其實不是「沒有這回事」的「沒有」,而是中國人升官被恭維時回應的「沒有沒有沒有」。不過,其實我真心不是要恭維他,只是想向他確認一下而已。話說回來,為甚麼教會要恭喜傳道人按牧呢?究竟成為牧師有甚麼值得恭喜呢?是因為升職加薪嗎?當然不是。教會的傳統答案是:「因為按牧是對傳道人牧養工作的肯定」。不過,這答案豈不是變相對傳道人多年來工作的「不肯定」嗎?由此看來,傳道人按牧,還是值得恭喜的,原因是「苦盡甘來」了......

正如我先前寫過,「傳道人」這銜頭本是華人教會歷史遺留下來的獨有產物,「牧師」(ποιμήν)才是聖經對牧者的應有稱號。當然,稱號歸稱號,怎樣叫其實不足介懷。不過,在實際的場景上,「傳道人」與「牧師」之別卻變相暗示了牧者的高低——一個又惡又懶的「牧師」,甚麼也不做,表面上比「小傳道」好。對於這問題,提高傳道人形象是短期解決方法。長遠來說,按牧制度的改革才是真正解決問題。對此,我有以下建議:

廣告

1. 教會應視「傳道人」為預備成為「牧師」的過渡性階段。這階段不宜過長。

2. 教會應在程序上主動為傳道人進行按牧安排,並為按牧訂下積極、清晰、客觀的標準。就是說,教會對按牧的考慮不是被動的「怎樣可以按牧」,而是積極的「怎樣才不能按牧」——除非傳道人未能符合某些基本條件(包括考試、面試、基本表現等),否則按牧應理解為常規性的事。

我期盼,到那日,當牧師成為了華人教會的普遍職銜,牧者的屬靈身份就不會被「牧師」這銜頭蓋過——牧者只能以自己對羣羊的關愛與委身來定義自己。

原載於《時代論壇》 「時代.粉紅」專欄;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