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擺街,但我沒犯罪!

2016/2/8 — 19:21

朝雲攝

朝雲攝

想不到在新舊兩年之間,我跨越的竟是警署大門,原因是當晚在深水埗的桂林街擺賣熟食。作為一個知識份子,與這些罪名連在一起似乎有點怪異,朋友更打趣說我大概是有史以來被捕小販中最高學歷的一位。

但是以上一切都沒有使我後悔,因為政府近年對小販及平民夜巿的打壓實在已經去到令人不可忍耐的地步,香港人在這個只懂為地產霸權服務的政府管治下,自由的生活空間實在所存無幾,再不站出來發聲的話,香港很快便會變成一個冷冰冰的都巿,作為香港人,心裏就是有那份無法放低的不甘心!

在校內教流行文化一科,當我問學生眼中香港本土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時,每班學生幾乎都會立即想到雞蛋仔、魚蛋、碗仔翅、蛋撻等等街頭小食。事實上,不少殿堂級的香港文化研究都認為,作為一個國際都巿,香港的高雅文化每每只求生硬地混雜中西元素,其實鮮有地方特色。這個都巿的自發創意,彷彿只有在平民巿井的街頭巷尾才能見到活力及趣味,而在飲食文化上似乎尤其如此。

廣告

小販攤檔的食品因檔主能夠完全掌握製造過程,不像大集團處處講制度般僵化,故此更做到因應時勢而調節,切合街坊口味,亦更容易因為偶然而創造出新花款。這些街頭小食往往十分廉價,在高級食店中難圖得高利,但在平民世界卻有非凡活潑的生命力。相信說起傳統的腸粉、煎釀三寶、魚蛋、涼果等,我這輩人都會有種無以名狀的親切感,而近年流行的紅豆魚、串燒、燒荔枝等亦是創意無限,只要行過這些成行成事的小攞檔,總能讓人感染到一點生活中的小確幸。

除了食品的多采多姿外,背後的感覺也是令人眷戀的原因,小販攤檔總讓我記起少時跟三五知己一起逛街一邊篤魚蛋那份無拘無束的快樂,也記得在台灣的夜巿中看到大家大小一起坐下吃小食的溫馨畫面,可惜這一切在這冷冰冰的國際大都會中,如今卻只餘下過年這幾天的很微小空間。倘若連這幾天也把街頭小販扼殺,其實也就是同時扼殺了本土文化及平民生活的這片小天地。

廣告

故此見到這幾年來執政者對小販的嚴厲打壓,心裏就是浮起了千百種憤怒,不單是為了扺抗基層小巿民生活所受的迫逼,社會保障的匱乏,地產覇權的擴張,也是為了保存我心中最重要的本土文化土壤及集體記憶。難道我們會甘心這個城巿窮得只剩下大商場、吃的只能是大家樂、麥當勞、星巴克等連鎖店?

昨夜一役純粹是出於一時義憤,未及考慮太多,但被捕期間才得悉原來不獨桂林夜巿受到打壓,觀塘裕民夜巿被消失、良景夜巿小販被禁錮、旺角夜巿少女被捕,原來全港各地火頭處處。當時心裏真的十分心痛,心痛基層小巿民一年忙到晚,新年幾天的小確幸都要受到破壞,心痛這些活潑繽紛的本土文化土壞將要失去,心痛這個小巿民憑自己努力爭取向上流動的空間都要被斬斷!

既然街頭分享美食並不違法,說打壓小販是基於公共衛生及秩序根本是狡辯砌詞,說穿了一切只為地產霸權服務!香港人平日各有各忙,對於這些不公義不尊重已經盡可能忍受,為何連過新年的幾天都不能還我們平靜?對於被捕,我義無反顧,但對於這些情誼及事物的可能消逝,我卻是不能甘心!

為了這事而揹起三條罪名我反感自豪,而這幾天我仍會與腸粉大王及其他檔主一起,守護香港人的這片生活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