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明白那種恐懼

2019/7/24 — 19:16

星期一(22/7)下午二時半的元朗市中心,攝於大棠輕鐵站月台。(作者攝)

星期一(22/7)下午二時半的元朗市中心,攝於大棠輕鐵站月台。(作者攝)

前日(22/7)網上盛傳,黑幫會再度在元朗鬧事,所以我辦完雜務後,順道在元朗市買點菜蔬儲糧,便準備速速返家。

時為下午二時半,街上行人仍多,但元朗大馬路上(即輕鐵行經的大路)不少店舖竟已下了鐵閘,包括連鎖店「屈臣氏」和東亞銀行。賣新鮮蔬菜的店裡,比平日更人頭湧湧,就像颱風前夕搶購食糧般墟冚。

日頭白白,到處落閘,真是說不出的詭異。之後到「恒香」買老婆餅,店員正吱吱喳喳談論著。從她們言談得知,當時「千色店」(在教育路的老牌人氣商場)和 「YOHO Mall」(緊鄰元朗西鐵站、新鴻基屬下大型商場)很多店鋪已關門。她們又埋怨老闆為何還不下「放工令」……

廣告

入黑後,不但元朗,聽說連屯門也儼如死城。本來任何時候也人逼人肩碰肩的屯門市廣場一帶(幾個大型商場連成一體的屯門中心地帶),因商舖提早關門(包括麥當勞、酒樓、名貴化妝品店等),寂靜如鬼域。家中親人這晚正好當夜班,她說晚上八時離開公司時,街上和輕鐵幾乎不見人影。

元朗屯門商店自行早休、街坊不敢出夜街,這明顯是市民對香港警察的保護能力投以「不信任」一票。眼見 7.21 警方縱容黑勢力在地鐵站內集體行凶,大家便來個自行「戒嚴」。這等於大力刮肥聰一記耳光。

廣告

但自行「戒嚴」卻同時發出一個危險的訊息:「黑勢力先生,我向你低頭了。」

這個訊息,最初令我很不安。

《警訊》經常提醒大家,農曆新年若有人塞你一盆桔,再威嚇要錢,你千萬不能答應,因為會助長惡勢力橫行。7.21 無差別襲擊,是連那盆「桔」也省了的威嚇(但 scale 變大了武力升級了)。當我們自行關門和躲在家中「戒嚴」,不就等於告訴對方我們被威嚇著了?不就是在助長惡霸氣焰?

網絡影片截圖

網絡影片截圖

然而,我自己也是屯天元街坊,十分明白那種內心的恐懼。「街道看來多麼不安全……」既然昨晚我不敢夜歸,那麼人同此心,店家為保護財物和員工安全提早收舖,也是很正常的事。畢竟那製作《警訊》、唯一合法使用武力的警隊已沒什麼「動力」保護市民,而元朗又是傳統鄉黑勢力範圍,潛規則存在幾十年,不是普通人可以改變。我們只能「自己條命自己救」。

但再挖深一層,那種內心的恐懼,並非自行「戒嚴」就可驅散。當警察繼續無作為,很多恐懼會繼續隨身:

「街道看來很不安全」的恐懼。
「穿黑衣上街會很危險」的恐懼。
「穿黑衣上街可能被點相」的恐懼。
「參加和平遊行可能被人打」的恐懼。

當恐懼持續發酵,未來「反送中」遊行人數可能會大減,到時候,發動襲擊者的目的就達到了。這是我最怕見到的事。

發動襲擊者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以剝奪我們「免於恐懼的自由」,來令我們收聲。本來,「免於恐懼的自由」是文明社會最基礎、最底層的自由,當它漸漸消失,我們熟悉的家就會變得難以辨認,如像一個「黑幫惡過政府」的第三世界城市。

可以如何令這種恐懼消散?網上有人提議自組「民間自衛隊」之類。但這未免推得太盡了。等於宣告不認同警隊是唯一合法使用武力機構,會令局勢變得凶險。不是很多香港人承受得起這凶險,令運動失去廣大支持。

我是個比較悲觀的人。我想,或許在警察證明自己是「清白」前,令恐懼徹底消失是不可能的事(而且他們可能永遠證明不到自己清白);但只要我們繼續結聚力量,齊心齊聲向政權表達對「被剝奪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憤怒,那麼,恐懼至少可消散一點點。這個星期六(7.27)的「守護元朗」遊行,請香港九龍新界北的朋友盡量過來吧。我們每個人都是十分脆弱的絲線,唯有把線交織起來,才有機會成為乘風而立的一面大旗。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