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是精神病患者,請屈穎妍小姐不要污名化我們

2016/4/3 — 17:14

馮煒光在facebook轉截屈穎妍的文章

馮煒光在facebook轉截屈穎妍的文章

日前,知名作家屈穎妍小姐發表文章,題為一場精神病人的起義。作為有精神病二十多年的患者,我覺得屈小姐言論實在太過分。

首先表明立場,今日撰文,並非為獨立背書寫文宣,而是為吾等患者抱不平。

屈小姐在文中斷言「病人本身的妄語怪行,他們自己都不能自控,問題是,旁邊正常人的反應和演繹,絕對影響病患者的病情進展,繼而影響社會大眾的整體安危」。對此,我有一疑問,精神病有多種,嚴格來說,情緒問題也是精神問題(要看精神科)。我城名人,不乏患者。眾所周知,飲譽華人歌壇的詞神林夕,便曾受焦慮情緒困擾。知名DJ曾智華先生,也曾有過情緒病。林建明小姐,便試過抑鬱。隨手拈來,已有三個名人有病,表面正常而無妄語怪行。也許個案不是證據,但看心理學家郭碧珊小姐的書,已知有情緒問題而表面無怪異行為者,大有人在

廣告

至於影響社會大眾的整體安危,對此,我奇怪就是中外研究皆證實我們精神病患犯暴力罪行比例比正常人低,難不成每年香港過萬宗暴力罪行,皆是吾等患者所為?

誠然,精神病情,有輕有重,的而且確有病友作出自傷和傷人行為,但前面已經提到,吾人會犯暴力罪行的比例,比正常人還低。

廣告

至於提倡港獨便是精神病患者更有誹謗和殘疾中傷之嫌。根據殘疾歧視條例第 4.7.1 :「殘疾中傷指任何人藉公開活動煽動對殘疾人士或某類殘疾人士的成員的仇恨、嚴重的鄙視或強烈的嘲諷。」即使獨立黨人士沒有精神病,也構成殘疾中傷吾等病患之嫌疑,而且她是白紙黑字發表。

港獨有病及違法方面,事實上,眾所周知,港獨龍獅旗幟未在街上飄揚,城邦論未出版前,泛民主派已然被共產黨目為港獨。屈女士認為警方和律政司不能有不動的借口,是否暗示回歸以來歷任警務處長及律政司長皆有法而不執?泛民「被視為」港獨,在屈小姐眼中,又是否我的病友?

曾灶財先生,業已作古多時,雖其在街上塗鴉,然有否精神病,頗具爭議。把一個作古之人抹黑嘲笑,即使不乖法理,也超出道德底線。曾先生已然去世,但他的家人呢?有沒有想過對家屬的傷害?全世界也有塗鴉者,難不成他們都是我病友?

另外,根據政治學常識,憲法是用來限制政府而非人民。如果法律有違憲之嫌,任何人都可告上法院,司法覆核,勝訴則政府必須交由立法會修法。誠然,有人大釋法事件踐踏法治,但也有政府敗訴而沒有提請人大釋法案例,修改法律,也可以找出來,最顯著例子,應當是囚犯有投票權。這不用在大學修過法律,有留意新聞已經知道。拿綁票和性騷擾等罪行作類比,實不倫不類。

最後,我要強調撰文並非製造正常人和我們患者之間的矛盾。事實上,在臉書和現實中,很多名人也沒有對我歧視。在現職公司中,直屬上司和同仁,便在假期方面對我遷就,令我可以三個星期去門診打一次針。包容我的人也不止反政府人士,一些曾是建制派人物,也和我非常要好。以上並無點名,無意炫耀關係。至於鄙人在維基百科中見屈小姐在中文大學主修中文,我想告訴他,唐君毅先生便在新亞研究所聘請了一姓麥老人家打工,他就是我的病友,有自言自語習慣,而且在唐先生作古後,新亞也沒有解雇他,他一直緊守崗位,競業至死日。真不明白為何中大人會歧視我們。另外必須強調,我無意貶低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人士,前述對我有恩的上司同仁,便沒有讀過大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