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決定唔生 但其實我想要小朋友

2015/7/27 — 13:17

70年代,香港家計會宣傳「兩個夠曬數」的生育目標,時至今日,不少家庭連「生一個」也很難做得到了。(維基百科圖片)

70年代,香港家計會宣傳「兩個夠曬數」的生育目標,時至今日,不少家庭連「生一個」也很難做得到了。(維基百科圖片)

【文:耀文】

親戚介紹了一位多年好友給我認識,她的兒子25歲,患有自閉症。 

廣告

每次回家吃晚飯,媽媽會最少預備四餸一湯。今晚一家人,有蒸魚,白切雞,清炒菜心和火腿炒蛋。我笑道:「有魚有肉有菜,真好!」我用筷子把火腿和蛋分開,媽媽批評:「煮了太多火腿,蛋太少。」我回應:「不要緊,我喜歡火腿!」但其實我更喜歡吃蛋。

媽媽問我:「會面如何?阿姨的兒子好嗎?」我含糊地說:「他很友善,很容易相處,我很喜歡他。」媽媽語重心長:「阿姨是我們三十年老朋友,一定要幫她的兒子。」

廣告

媽媽把雞腿遞給妹妹:「唉!我們馮家,女不嫁,男不生,絕後,真可憐!」我心想,生兒育女不是生蛋種菜,不能隨隨便便,我說:「馮家真好,女兒孝順,是公務員;兒子一表人才,事業有成!」媽媽無奈:「再過兩三年,想生也沒有機會生。」

其實有很多人對我好言相勸:朋友誇獎,說我和太太的基因優秀,不應浪費;為人父母的同輩與我分享,生小孩令人生美滿,一世無憾;清潔姐姐和我聊天,慨嘆香港窮人多生,有能力的反而不生;爸爸曾經送我一本書,叫「生仔秘笈」。

我屬於比較幸福的香港人:生於小康之家,父母健在;21歲大學畢業,工作穩定,有很多出國工幹機會,並且擁有自己的公司;29歲結婚,太太美麗體貼,一同置業;閒時會閱讀玩音樂做運動,經常旅行,還有很多知心好友。 

要人生更美滿,大概只是欠一個家庭小成員。過時過節,親友問我何時生小孩,幾年前我會答:「計劃中。」、「差不多是時侯了。」或胡亂說「下年9月29日。」最近,我比較直接:「我決定唔生。」但其實我想要小朋友。

擔心太太要懷胎十月,身心負荷過大,我可以對她悉心照顧;擔心窩居400呎太細,一家三口沒有足夠空間,我可以把衣帽間裝修成睡房;擔心兒女有發展障礙,要面對競爭,壓力大,我可以提供治療和教導;擔心兒子不聰明女兒不美,受人欺負排擠,我可以把自己擁有的無比自信傳授給他們;擔心他們成長後無事業,無樓住,我可以等樓價下跌置業;擔心兒女要面對香港的內部矛盾,核心價值被侵蝕,我可以做什麼?

大陸化、選舉及言論自由被打壓、司法制度受挑戰、官商勾結、歪理當道、是非對錯變得模糊不清,情況日趨嚴重,我實在不忍心要自己的下一代面對將來的香港。現在,我大概只能聽從劉鳴煒的意見:先作出犧牲,少去旅行,少買手機,每月儲蓄三千。

二十五年後到日本郊區買屋,一家兩口,每餐有一餸一湯,還算美滿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簡介:行為治療顧問,從事自閉症教育15年,曾於7國工作,結婚8載,男人37,心態2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