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學生是個警察

2015/5/15 — 20:10

文/安祖

今天心情特別矛盾,特別沉重。

今天,在一個公眾地方,遇見一個舊生。問他的工作,他低頭,迴避了周圍人的目光,細聲說:「當差」。我也壓低嗓門說:「俾心機做啦,而家你份工唔易做啊!」學生也簡單答了一句:「係呀!」對話就結束了。我曾經想過幽他一默,請他下次在街上見到我時,看著老師份上,拿起警棍時時打得輕力一點。但最後也沒有說出來,因為準備說出來的一刻,我已搞不清楚這還算不算一個笑話,而且在那場合說出來,可能引來其他人的注目。

廣告

沉重之處,在於我稍後才想起,一年之前他回校時已向我提過很快便會入學堂受訓,他是少數畢業的同一年就考入警隊的學生,當時我替他的成就感到高興。然而,這半年來的種種經歷,使我不為意地過濾了學生考上警察的欣慰感覺。以往我可以驕傲地為學生有好前程而勉勵一番。但今天,我的心情卻很矛盾,不清楚他是否真的找到一份前景理想,並能付託終生的職業。

下午坐上長途巴士到總部開會,讀起手機上的新聞,又想起另一班學生,是五六年前修讀社會服務課程的學生,那些年我們曾一起到聖公會康恩園做義工,亦即今次砌生豬肉事件受害人的宿舍。以前常提醒學生,工作員與服務使用者是平等的關係,緊記是他們放下休息的時間,給予同學實習的機會。幾年過去,多位同學已投身社工行列或從事助人行業。老套說句,他們應為自己今天的成就向康恩園的朋友們獻上感恩。我把新聞貼上面書,逐一把舊生的名字加在留言上,希望他們留意到近日發生在康恩園的事,也希望他們不要忘記初衷,關心智障人士的權益。

廣告

本來,我應該為能夠考入理想職業,立志伸張公義和服務人群的兩班學生感到同樣驕傲。但抱歉,當下我實在做不到。這幾天的消息實在太沉重,特別是讀過家人公開的詳細口供錄音記錄,我分開三次都不能讀完,每讀到某些位置,想起 15 年前做宿舍福利員時,與舍友溝通的種種回憶,可想像到當一名智障人士被拘留不斷盤問自己不明白問題的畫面,整日都心如刀割,悲痛莫名。

最後,最讓我心痛且放不下的,仍然是我所有的學生。

(原文無題,題目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