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港大歲月 6】發記

2015/9/4 — 19:06

在港大學生會混過的人,沒有不認識發記的,而我這從無職銜、專任幫閒跑腿的人又跟發記分外熟稔。他打小孩子時代在體育館替人拾球開始,就一直為港大學生會服務,我們相識的時候,他大概是二十七、八吧?在書店後有一個窄小的房間,跟太太、幾歲大的大女兒和初生的小兒子住在一塊。

我們甚麼都少不了發記。油印、釘裝之類的工作固然是他的事,但一切雜務包括裝擴音器、換電燈泡、小型修理,事無大小都慣性地倚靠他。我們煞有介事地通宵達旦趕製甚麼單張演辭,發記匆匆回家吃過晚飯又再侍奉左右。我都忘了多少次跑到書店後尋他:「發記發記」疊聲呼喚,不論是打字機忽然壞了還是郵票用光了,總之就落在他身上。當然學生會員工不單他一個,那時打字文書有區小姐、管理合作社有興記、打掃(特別是打掃彈子房)有松記;但就數發記主意最多最投入。他簡直是學生會的保母兼管家。

記得那時校園有幾隻沒有主人的狗,天天在飯堂附近流連。一日,某人跟女友鬧翻了,一氣之下把其中一隻叫作「露絲」。這「露絲」居然從此把他認作主人,與我們混得爛熟。後來露絲懷孕了,一胎生下三隻,親自鄭重安置在連接大學大樓及圖書館的天穚底。我們每次在飯堂吃過飯都給她帶點吃的,乘機窺看三隻小東西。豈料幾天後,只見露絲狂吠,小狗影蹤全無,快要急瘋了。我們全無主意,最後又是發記打探到消息,說是看更的人順手牽羊,預備養肥了「進補」,他悄悄指點我「懸紅」尋狗,果然當晚便在看更房以十元贖回小畜牲。之後就養在《學苑》編輯室裏,直至全部有人領養。

廣告

我和發記的最佳拍檔傑作是主辦「星期日茶座」。那時圖書館在考試前星期日下午開放,但星期日飯堂休息,回來溫習的人沒有喝茶的去處。我和發記靈機一觸,向學生會申請了幾百元撥款,買了一座小烤爐、搬來一座熱水爐,又辦下一批茶包咖啡香腸麵包,便一起經營起茶座來。雖然只賣奶茶咖啡熱狗三樣,居然也客似雲來,座無虛席,真箇生意興隆,財源廣進,一季結算下來,扣除了本錢之外還賺了三百多元。這恐怕是我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樁成功生意。誰說賺錢不值得甚麼。每天我們收工結算發現有盈利之際,那種心滿意足、對拍檔大為欣賞的快樂,實在難忘。

我們都知道發記留在學生會沒有發展,都想盡力為他找出路,但他的根太深了,去了還是回來,好像有意為我們的記憶作個憑據。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