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相信,我們只是「執返身彩」

2018/9/17 — 21:30

我家附近的塌樹,與其他地方相比,好像已經是小兒科(作者 Facebook 圖片)

我家附近的塌樹,與其他地方相比,好像已經是小兒科(作者 Facebook 圖片)

「山竹」逐漸遠去,港澳雙城的人在忙上班、忙清理和忙打掃之間,總算可以跟這個風暴道別。回首過去兩天,慶幸沒有重大的人命傷亡,但卻因為這事,為我帶來了更大的不安。

不安的原因,源於大家的淡定,或者準確點說,太淡定。

昨日早上,九號風球高掛期間,《蘋果日報》派出記者在杏花村直播,我的反應是︰「有必要嗎?」同樣是昨日上午,有五名男女在風雨交加、十號風球高掛的情況下,徒步走過澳氹大橋,我的想法是︰「有用腦嗎?」然後,就是下午時分的「大學生追風」、「天星碼頭垂釣」,還有在網上流傳的「與山竹打羽毛球」,當刻,我的咀已經 O 得不能再 O;直至晚上,我在網上看到「現在咁文明,無死人係應該的」這留言時,更是徹底的爆了。

廣告

我不明白的是︰究竟要有多大的信心,才會認定自己能在大型災害下能全身而退、絕對沒有生命危險?

去年「天鴿」之時,我身在香港,沒有體會到澳門人「斷水斷電斷網」的滋味,但家人描述之情景、傳來之相片,卻有如夢魘一樣烙印在腦海︰積水高度深至一層樓高、不斷聽到有人大叫救命但 999 的線路完全爆滿、接下來,就是突然的停電停水,然後因為電話電量耗盡而突然失聯……今天「山竹」,同樣身在香港,但心理威脅甚至比上年更大︰一邊看著鄰座大廈被吹得搖搖欲墜的冷氣機簷篷,一邊要忙著扭乾不同滲水、滴水區域的毛巾,同時每隔一段時間聯絡澳門的親友,確保他們平安。如是者擔驚受怕了一天,也以為媒體上眾多爆玻璃、大廈搖晃、狂風暴雨的報導會令大家都會和我一樣,有著跟去年「天鴿」時同樣的震撼,會知道人面對大自然時的渺小和無力,但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

廣告

我不否認科技先進,人類越來越有能力掌握更多數據,幫助我們應對突發的災難,但再精密的儀器也會有誤差,再準確的數據也難敵突如其來的改變,所謂「天有不測之風雲」,我相信就是如是。而更可怕的是,正正是因為我們迷信科技的力量,認為人定勝天,才會出現種種在風暴當刻的冒險行為,因為對這些人來說,所有情況都在掌握之中、有事一定有人能救我,根本算不上甚麼冒險,只是當「險」至之時,一切都已經太遲,更有可能連累到眾多前線救援人員。

看著「山竹」在菲律賓奪去近七十人的性命,我知道自己沒有說出「無死人係應該」的資格;而眼見上星期在北半球九個熱帶氣旋的資料圖,我更是告訴自己︰對於災難,我們懂的都太少,能夠平安無事只是「執返身彩」,但卻不應習慣了安逸就認為它不會改變,更不可將自己的幸運看作理所當然。

迷信天命是一種迷信,而迷信科學能控制一切,不正正也是另一種虛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