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被罰寫禮義廉恥。

2019/3/10 — 20:1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編按:近日聖保祿中學發生教師報警驅趕學生事件,令校園教師權力問題引起公眾關注,並引發本文作者撰文憶述學生時代被老師處罰的經歷,期望遭逢類似經歷的女生能勇敢面對昔日創傷,原文轉載如下。)

#面對自己的創傷要大聲說出來 (#metoo d friend)

當年中三旗袍日,打開衣櫃發現原來本來想著嘅一條短身藍色旗袍借咗俾比我高幾釐米嘅同班同學。於是,我著咗另一條金色嘅短身旗袍(i.e. 非掂到隻鞋嗰隻),距離膝蓋大概幾釐米,開衩位覆蓋大腿至少一半,我認為係 socially acceptable 嘅範圍,於是出門。

廣告

出禮堂嗰陣,我被訓導最大粒嘅老師截停,問我同半裸有咩分別,要求我立刻去廁所,要在旗袍內穿上學校 extra(人人著過/嚟 M 漏 M 用嚟換嘅緊身褲)嘅 PE 褲(緊身/綠色/唔吸汗材質)。一路行一路露出綠色嘅體育褲,除咗係一種會被路人議論紛紛/被人人知道你被刁難完嘅侮辱同難堪之外,原來仲陸續有來。嗰日午飯,集合喺一個課室內召見,然後被吩咐新年假期返嚟之後,要呈交 punishment — 用楷書寫「禮義廉恥」。

點解寫「禮義廉恥」?中三到依家我都只係諗到一個可能性:著唔及膝嘅旗袍,係「不知廉恥」。太不知廉恥了,所以要入改造營,所以要受玻璃窗外絡繹不絕地經過嘅學生(喺兩個 wing 之間連結嘅第一個課室/係最多人經過嘅課室)議論,承受羞辱。記得一直唔鍾意陽光灑滿課室嘅我,突然慶幸玻璃窗嘅設計反射每一絲陽光,因為咁樣就會因為反光見唔到眾人嘅目光。

廣告

至於份量寫幾多,寫到你覺得改變想法為止,如果輔導主任認為太少,假期後留堂再探討點解你仲未改變想法。假期回校之後,每星期二嘅 lunch time 都參加一個小時(午飯也只有一個小時)嘅改造課程,聽如何為之女性嘅 workshop。學識咗 charisma 呢個字,意思係 — 女性魅力來自 charisma 並非(好似你哋呢班無恥女子般的)裸露。其實咁 sexist 嘅推論,中三嘅我聽都未聽過,完全無因為想展現女性魅力而「半裸」,but I was told I was - and I shall spend my holiday regretting on how unshameful I had been.

我諗咗好多點先叫做罰抄得夠多。新年假期後,我交咗一整本寫滿禮義廉恥嘅書法簿,以免延長改造營期限。

記得嗰日,以致後來一段時間,經過見到同學我都耷低頭,覺得自己「真唔知醜真不知廉恥」。有一段時間,我以一個「需要被改造、不知廉恥嘅女子」嘅身分每日返學。

「這些當然只是冰山一角,事隔多年,很多事我都淡忘了,但如牛頓第二定律,這些事又改變了我們的性格、生命的軌跡。我當然明白這些事不能作為你今天 skittish、懦弱的藉口,你想成為怎樣的時候,就得靠自己的力量去治療、克服每一個陰影。

對啊要走出來,現在就去正視事情的源頭。要告訴自己,那年那天,錯的不是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