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我要忠誠

2019/5/16 — 13:48

資料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Aaron Burden @Unsplash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都說,陳日君樞機是最有力的催淚彈。

5 月 5 日傍晚,在羈留病房吃過糖尿餐之後,陳日君樞機來訪。交換溫柔 — 通波仔手術、KM 和 Benny 的獄中生活、428 遊行的澎湃與感動、反送中抗惡法的前路……等。珍惜時間,送別樞機前,我們禱告。在禱告中,樞機說:「上帝沒有要求我們成功,只要求我們忠誠。」再擁抱,正式送別樞機,之後我淚奔淚流。

廣告

不是因為我在 4 月 6 日「為佔中九子判刑祈禱會中,負責作眾會主持,領唱的詩歌正是《我要忠誠》,而是因為被陳樞機一言警醒。在漫漫自由路(Long Walk to Freedom)上,我們當然篤信力行,誠心交託,希望成功;可是換一個角度想,我們又是否將上帝當成是宇宙自動販賣機 — 只要投入足夠和合適的善行、禱告、施捨、原諒,然後拉拉手掣就得到想要的降福。要是得不到,就理所當然地咒詛這台機器,然後別過枝頭,在別處再做買賣?

《我要忠誠》說:「我要真誠,莫負人家信任深。我要潔淨,因為有人關心。我要剛強,人間痛苦才能當。我要膽壯,奮鬥才能得勝。」歌詞老土,人禽無害?偏偏在這個昨非今是的年代,多少人像村上春樹的《發條鳥年代記》中主角岡田亨的大舅綿谷昇一樣,表面是個最富知性的人,能夠將學術用語一堆一堆列出來,或者把數字一串一串地抬出來,但意見卻沒有一貫性。「他們所要的是,能夠在電視畫面上展開的知性鬥劍士的比武,人們想看的東西是在那壯烈流出來的赤紅鮮血。即使星期一和星期四同樣的人說出完全相反的意見,那都無所謂。」是的,口舌便給的人,忠誠的理由只有一個,背叛的理由卻有一百個。他們整天找一百個理由證明他們為何要做「俊傑」,卻從不用一個理由證明他們是忠誠的僕人。

廣告

不賣傻裝憨,不飄飄忽忽,不偷樑換柱,直面自己,就會發現「忠誠」之稀缺。不獨是人對信仰、信念的忠誠之稀缺,還有人對政府,政府對人的忠誠之稀缺。政治上的信任危機當然不是此時此刻才浮現的問題,不過每況愈下,社會信任總水平由「尚可信任」降至「不信任」,總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程度,不斷下滑、耗損,究其原因,就是認為特區政府在忠於港人和忠於中共之間,明顯地犧牲前者,取態後者。尤有甚者,特區政府像是已經不用拘泥於「政治信任有助增加政府行使權力的正當性,強化管治的有效性,對政治穩定有積極的正面作用。」

我不知沒有忠誠的社會,到底是怎麼樣的社會?我只知「忠誠」像被遺留在錯誤地方的行李一樣,孤伶伶。

寫於 5/5/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