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認識的舍堂教育和傳統

2017/4/11 — 15:26

//港大舍堂近來發生的事,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不單是事件本身,更是當事人為什麼沒有即時說不,甚至説這是傳統。//

//港大舍堂近來發生的事,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不單是事件本身,更是當事人為什麼沒有即時說不,甚至説這是傳統。//

【文:密西加】

我是香港大學李國賢堂(Lee Hall) 許多年前的宿生,是所謂的超仙。

廣告

當年能住到宿舍簡直是比中六合彩還困難,特別是我這種全無特長的人,有Hall住直是天方夜譚。Lee Hall 雖然不是Chur Hall,但一個人去抽房,一個人去參加O camp,一個人去認識三十幾個層友、三百個堂友,對我這種摺人來說,的確是很大的恐懼。

可是想起每天要暈三小時車浪上學回家,大慨我應該不能畢業了。所以即使有多大的恐懼,我都祇可以硬着頭皮去面對。當時早已聽到不少有關其他舍堂駭人的玩新生事件,臨入宿前我對自己説,如被侮辱,我是不會妥協的。

廣告

就這樣我和一班素未謀面的一年級生過了一星期O camp,開學後夜晚又衝了一星期樓,用了三個星期時間拜訪所有堂友,即是傾偈傾到被拜訪的堂友願意為你簽名為止。結局我和大部份人一樣,順利升仙。

我本來就是一個可以一星期不講一句話、完全不運動的人,但我一點也不抗拒O camp 和衝樓,不單因為我感受到大仙都很用心、很有誠意設計每一個活動,更因為這些都是集體遊戲和體能活動,慢、墮後沒問題,最重要是要有毅力盡力完成,而且還有一班陪我們共同進退的小仙大仙,令我感受到自己並不孤單,很快便體會到舍堂互相守望支持的精神。無得瞓而四處要拜訪堂友也絶不是苦事,相反許多個晚上都是與君一夕話,勝讀十年書。

少年輕狂。但玩還玩,那時候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就是必須要尊重和不影响别人。三年過去,我認識了許多我十分尊敬的大仙,我和許多人一樣,也成為令其他小仙又敬又愛的大仙。

港大舍堂近來發生的事,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不單是事件本身,更是當事人為什麼沒有即時說不,甚至説這是傳統。

舍堂教育的可貴處是既注重群體生活,卻又絶不㑹泯滅每個人的個性,對個人的尊重,就是體驗在群體生活中,每個人都可以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以理以情服人,這就是我從來認識、承傳的舍堂教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