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或者弟弟有多一個生存希望」

2016/8/9 — 7:00

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新聞處圖片)

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新聞處圖片)

「或者弟弟有多一個生存希望」 Henry

兩年前,Henry忙於籌備婚禮,本來有很多話跟從外地回港出席婚禮的弟弟談,但弟弟在婚禮後兩日,因為心臟相關問題,突然在家猝死。Henry因此耿耿於懷,開始留意心臟的資訊。他了解到,很多心臟有毛病的時候,都不能從健康檢查發現。最近Henry與朋友設計了Capheart急救心臓的手機應用程式,收集了逾500個可提供AED的地點,讓市民免費下載,希望可以及時救人。

香港有很多有心人,做事不是為了錢Henry便是例子。Henry的手機App,以GPS定位功能,找出跟病者最近的AED,兼可直撥電話至救護車中心,爭取有可能救命的一兩分鐘。談起AED,我想起雷剛(Toby Brown)。

廣告

四年前,我在《蘋果日報》訪問他,本來講投資,後來變成談急救。雷剛對急救有熱誠,也擁有超越常人的專業知識。我第一次認識AED是Automated External Defibrillator,中文名是自動體外心臟去顫器。我們經常聽見黃金幾多分鐘,醫學研究明確顯示,一部幾千元的AED,可大大增加心臟停頓的救活機會。有人心臟病發,距離AED幾遠,可影響病發者的存活機會率。雷剛認為香港在急救方面做得不好,因此加入香港志願急救的公職,希望推動改進。

很多外國城市立例規定設置AED,外國政府要做到AED如滅火筒普遍,梗有一台在附近,小朋友都懂得使用。香港沒有這樣做,原因是例牌的政府惰性,面對些少困難,不肯勇闖。聽完雷剛解釋AED的重要,我立刻買了一台放在家中。最近雷剛去世,出席追悼會,他的朋友一個又一個憶述他的助人性格,我想起雷剛與AED。

廣告

相關文章:「金錢之王」雷剛 Tobias Brown:「香港人批評自己叻過讚美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