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戰兢兢的第一次

2015/5/7 — 12:59

還記得,第一次在神學院學習講道,試講前的一個晚上,我對着太太足足綵排了三次。

還記得,第一次正式在教會大堂崇拜講道,講章裡的每一個字我都記得滾瓜爛熟。

還記得,神學院畢業生代表講道,足足花了差不多整整兩星期時間,甚麼也不作,每分每刻只是撰寫講章。

廣告

如今,距離畢業已將近十年。由於在神學院事奉,現在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出外講道。坦白說,起初「一篇講章預備三個星期」的故事已不復再。當然,如今我仍然用心預備每一篇道,但是,起初那份對講道戰戰兢兢、過份預備(over-prepared)的態度,也不復再。無可否認,十年前十年後,隨着講道經驗增多,無論是撰寫速度、講章技巧、臨場發揮等都進步了。然而,內裡就是欠缺一份起初的戰兢。這份戰兢的尊崇,我稱之爲「菜鳥式的尊崇」——第一次小學大旅行,第一次與女孩子約會,第一次上台講道,第一次經歷,永遠叫人最敬畏尊崇的。

近日,我神學院其中一位關心小組學生,剛巧重蹈我的覆轍。一篇青少年崇拜講道,預備了好幾個星期,晝夜思想,參考無數人意見,修改再修改。我打趣的跟她說:「你這樣預備將來可負擔不起的啊。」不過,心底裡卻非常尊敬她這份「菜鳥式的尊崇」。甚至,我自己也自愧不如:究竟我是「負擔不起」,還是「不願負擔」呢?

廣告

有一書叫《異數》(Outliers: The Story of Success)。書中作者提出,任何領域的專家都需要經過一萬小時的精深練習,然後,所謂「先天的才能」才會真正成爲「才能」。更重要的是,激情(passion) 正是維持這一萬小時鍛鍊的重要元素。問題是,一萬小時過後,當專家的技巧得到一定程度的磨練以後,甚至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同以後,昔日的熱沈和激情就很容易失卻。

經驗取代了激情,正正是牧者第一大忌。經驗,猶如兩刃的劍,它可以使人熟練,卻同時會使人疏懶。人與上帝之間的歷史,大概就是如此處於復興與墮落的循環之中。因此,牧者的更新是何等的重要。若然牧者肚子的墨水是來自上帝的,這缸墨水,就需要定時定侯清理、倒空、甚至失去。正如巴特所說:「讓它不斷重新回到起點再開始」(immer wieder mit dem Anfang anfangen)。傳道人,在不足與缺乏下回到起點,其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最少,這是另一段進步的開始。
「願那復興我的靈火,重新再來一次復興我,起初的『菜鳥之心』何處失落,我願悔改現在就得著。」

 

載於《時代論壇》1441期「時代・粉紅」專欄及 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