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戰爭會重臨嗎?

2014/12/30 — 11:13

Venus_Doom / flickr

Venus_Doom / flickr

去年,筆者與太太往巴爾幹半島旅遊。在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觀光時,自是不會錯過前往觸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斐迪南大公被行剌的地方憑弔一番。今天的我們當然會事後孔明地指出,這一事件只是遠為巨大的歷史潮流下的小小導火線。但事實是,在大英帝國如日中天,而光輝燦爛的「維多利亞女王時代」正為人類不斷帶來「進步與文明」的當時,有誰會真的想到災難就在咫呎?

讓我們來做一個思想實驗,那便是在1913年的下旬,找來全世界最頂尖的歷史學家、社會學家、經濟學家、政治家、外交家和戰略家,然後邀請他們對未來三十年的世界發展作出一個概略的預測。你道他們當中,有多少人會預見到不足一年後爆發的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及廿六年後更為慘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呢?

好了,現在讓我們再看看2014年將盡的今天。假設我們同樣找來全世界最頂尖的專家,然後叫他們分析當前的世界局勢。你猜比起1913年那班專家的預測,今天這班專家的預測會是更為樂觀還是更為悲觀呢?

廣告

答案最清楚不過,今天這班專家的預測肯定會悲觀得多。

其實我們無需諮詢專家,只要我們較認真地從每天的新聞報導中揣摩一下世界發展的趨勢,自會深知這些趨勢是多麼的凶險。無論從統傳地緣政治角力不斷升級的角度(非洲、中東、南亞、東亞、拉美…,以及中、美、俄之間的大國博弈)、從恐怖襲擊瀰漫全球的角度、從世界經濟秩序嚴重失衡的角度(永遠也還不清的債務)、從全世界的貧富懸殊有增無已的角度、從「石油產峰」和能源短缺的角度、從全球暖化導致氣候嚴重反常的角度、從因此而引發的水源短缺和糧食短缺的角度、及至環境劣化(包括海洋不斷酸化)生態失衡導致全球瘟疫隨時爆發的角度…,當前世界所面對的挑戰是史無前例的。

廣告

近年,糧食恐慌已導致「全球盲搶地」這個令人甚為不安的局面。想多些了解這方面發展的朋友,可參閱由 Fred Pearce 所寫的 "The Land Grabbers" ,而在生態災劫方面,筆者極力推薦由 Elizebath Kolbert 所寫的 "The Sixth Extinction : An Unnatural History" 。

事實是,我們今天的繁榮完全是建築在「透支」之上的。我們愈遲開始「還債」,將來的災劫只會愈慘烈。而要還債自然要作出犧牲。「無需作出犧牲即可解決問題」的想法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而簡單的邏輯是,愈是富有的人和國家必須犧牲愈大,問題才能有效地得以解決。

不用說,這是如假包換的與虎謀皮。富裕國家不肯作出犧牲,社會中的富裕階層也不肯作出犧牲,而所有政府領導人連問題有多嚴重也不敢向人民說,更不用說要他們作出短期的犧牲以換取長遠的利益(澳洲新政府一上台便推翻了實行不夠兩年的「碳稅」…)。如此下去,戰爭的重臨將無可避免。(某一程度上,戰爭已經在「網絡空間」展開了…)

從宏觀的歷史角度看,資本主義全球化之下的列強爭霸(市場掠奪和資源掠奪),是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的深層原因。不幸的是,一百年後的今天,這種「爭霸」的硬邏輯不但沒有消失,而且變本加厲。但與上世紀不同的是,今天的武器威力已經增加了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大規模軍事衝突一旦爆發,將把人類陷於萬劫不復的境地。

在廣島和長崎的原爆之後,曾經有人問愛因斯坦對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看法,他的回答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是怎樣的一回事他無法預測,但有一點他是頗為肯定的,就是第四次世界大戰所用的,將會是石頭和木棒。筆者衷心希望,愛氏的預言不會成為事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