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房屋問題的關鍵 在於缺乏多元化的政府財政

2017/3/1 — 12:29

2014年1月,行政長官梁振英(右三)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右二),到沙田新公屋水泉澳邨公屋工地視察。(資料圖片)

2014年1月,行政長官梁振英(右三)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右二),到沙田新公屋水泉澳邨公屋工地視察。(資料圖片)

【文:Alexander Chan 陳浩揚】

在分析任何問題時,永遠有一部分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也有一部分是揭示深層本質原因的“非明顯事實“。

在過去的一周媒體發布了兩篇有關香港樓市問題的文章,都可說是明顯事實。第一篇是南華早報報導有關香港今年一月的房價再創歷史新高的消息。第二篇是金融時報發表的,描述了香港是全球房地產尺價最昂貴的城市之一。其實,很多香港人一定對這種新聞文章已經麻木,因為大家都已經親身體驗到上車的困難。

廣告

歸根到底,非明顯的事實是香港居高不下的房價不是僅僅由於房屋政策不完善那麼簡單,更重要的原因是政府財務過度依賴房地產。當我們仔細查看政府過去幾年的財務報表,我們會發現政府每年來自於地產有關的收入(如賣地,房稅)一直偏高 (接近整體收入的~20-30%)。同時,當我們分析房地產商的利潤會發現,雖然每年房價都在增長,但是他們實際的毛利沒有大幅提升,主要是因為建築成本以及向政府買地的價格也相應的增長了。更重要的是,隨著香港人口老化,政府以後需要的支出一定會繼續上升,導致對政府財務與收入造成更大的壓力。

要緩解房價的爆長需要兩方面的考慮。首先是要增加公共房屋供應以促進上車能力,例如王於漸教授所提出的將公屋出售給符合資格的家庭這一政策是值得考慮的。

廣告

其次,第二個考慮是需要重新積極思考如何合理增加政府財政收入的問題。基於這點,香港最大的挑戰是需要開發更多元化的稅收,但也同時間保持我們低稅環境的競爭優勢。政府銷售與服務稅 <service tax>等政策在政治上雖然難以推動,但還是值得從新考量,因為它能帶動新收入來源,也保留了我們低稅的優勢。另外,可以考慮的策略是將稅收負擔置於自由支配開支之上,而不是置於基本生活需求的物資與服務之上。

在今天的香港,很多年輕人很容易會將上車買樓變成自己的人生目標與意義。但是,我們有責任去激發自己有更有高遠的追求和夢想。因此,只有通過緩解樓市的壓力,我們才能為香港年輕人的未來創造一個更廣闊的天地。

 

作者自我簡介:在清華蘇世民學院(Schwarzman College)修讀經濟學;之前畢業於牛津大學公共政策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