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扑野、臭格、支那,粗俗是現今語言還是欠缺修養?

2016/10/16 — 15:03

2016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為梁頌恆)

2016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為梁頌恆)

眼見年輕一代關心社會,步入政壇心實喜之,但幾位年輕人近來的語言行為,讓我不是味兒。「支那」當然是侮辱,就算捧出古代原意,言語隨歲月變化,如今已帶歧視味道,兩位新議員應該是平常用慣,真心岐視內地政權,但一句「支那」,罵的是中國人, 原本不支持也不討厭你的人都會反感,絕對趕客。

當你決定要加入政治圈、玩立法局的一場遊戲,便要懂得玩,宣誓只是一個程序,道具誓詞若稍有分寸, 監誓員縱使不公正也無從入手。不知道你們事前有無做功課,被判宣誓無效而不能參加內務會議應該是事前未有預料的結果吧,我能理解這是一般年輕人的習慣,最重要是表達自己的想法而不怕承擔後果,但之後又以口音為籍口,結果進退失據,若你們大膽承認,可能還有多少掌聲,起碼你承擔了風險。

言語會隨歲月變化,因為人的生活在變。在香港,過去一直吹捧學習英文,近年吹普教中,很多學校被迫棄用接近古音的廣東話而用普通話教中文,令學習中文更困難, DSE 被學生視為死亡之卷。一系列周星馳電影空前成功,也令不少粗俗的語言入屋,慢慢改變了新一代的語言文化,網上媒體及即時通訊軟件出現、再加上近年的廣告常玩「食字」,日常中文也隨之變成更直接、簡單和娛樂化,但言語始終代表了一個人的修養,除非游蕙禎和黃之鋒不懂得用其他詞語取代「扑野」、「臭格」。

廣告

我可以接受粗俗,但也希望議員們要尊重場合,在議事堂抗爭、掟道具,長毛、大舊、慢必做得多,但你幾時見佢地係議事堂、鏡頭前講粗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