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判教育學論綱(一)

2016/3/16 — 12:00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批判教育學論綱】系列文章

首先我們要把社會學家Max Otto(1949)在Science and the moral life 中的一句話銘記在心 :

「商人/資本家試圖影響和控制經濟、國內的立法及其實施,並試圖控制教育,這些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廣告

政治必然是教育的墳墓 ,我們的教育制度,最終都會導向任何考試之類的篩選制度,他們無論以什麼形式改變,如何呈現,最終也是為著這個資產階層,勞動異化市場,既得利益者的政治及資本主義金權經濟制度服務。教育制度的最終目的,就是讓人們,在分數評量,考核試卷形式,學習既有內容,在設計好的考試方式,競爭有限的學位,一方面篩選一班所謂在「學術標準」下不合資格繼續升學,而被迫投入異化勞動市場的人,然後再分配在高低不同「層次/聲望」的大學,而因為不同大學的「層次/聲望」,決定了在競爭有限的職位時,能否得到職位的處遇,如果不能就業,就沒有「工作倫理」,將無以維生。

在這個過程中,一個人又必須經歷另一種的「再鑲嵌」的過程,這就是教育或學歷的成就,而決定一個人在勞動市場的處遇。在脫離封建主義制度(西方形式的)承襲地位,又再鑲嵌於資本主義社會的過程中,個人就通過其「學歷」及「工作」表現,而取得資本主義社會位置及地位。

廣告

因此,Tom Bottomore說過 : 「精英概念並不是純粹科學的產物,而是有其意識形態背景的。」

具體的操作上,事實上,在多年於教育制度上制約,社會化的結果下,因為量化的質素管理機制,學生的身份及地位取決於「會考」,「分數」,「學習經驗時數」,「學業增值表現」等各種評量中,如果這些學生投入社會,他們會考慮 : 「我」是否產生「增值」的「工作表現」,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勞工市場中的量化及效率,追求效率的傾向,帶進育制度中。而且這個機制會對自我身份,感覺是否社會認同,甚至自尊感產生影響。同理,在同樣的機制下,教師的專業認同和地位,就被物化成是否有助提升學生的成績,或是教育政策下的「學業增值表現」之類的量化標準。其專業認同和地位也取決於語文基準試的分數,有多少教師有碩士學歷,或是「持續專業發展」的基本時數。

因此,我們,及教育工作者們,有責任把學生既能力,再次作出更系統化的評估,例如有學生在數學中形而上的概念(附加數)有優勢,有人對於運算的數學有優勢,有人會對於認字有困難,但是他的邏輯,辯證能力更好,有人只是對於背誦有優勢,但是不會對於哲學及理念系統有掌握。因此 : 我們要明白,教育是在尊重人天賦的獨特性而建立的。任何考試之類的篩選制度,他們無論以什麼形式改變,如何呈現,最終也是為著這個資產階層,勞動異化市場,既得利益者的政治及資本主義金權經濟制度服務。以上「評鑑一個學生既能力?」是一個假名題,因為只是依據分數評鑑,在欠缺對一份試卷中,你「錯」在那裡,錯的原因是否是因為你的獨特性及學習優勢。沒有對人天賦的獨特性作出真正科學嚴謹的分析,反之卻在粗糙的統計學上,以「科學」建立一種凌駕於科學及系統分析的基礎上,事實上不過是一種「能力」的偷換概念。是對於學生的不同情況,形塑的獨特優勢「異化」及抹煞。而需要再次說的是: 分數轉換為文憑,文憑就轉換成,資本家對於一個人對於這些人才素質的參考指標,他們包括「對資本主義市場的社會化」,「對於公司的可賺取回報率」,或是「對於市場競爭中可以為公司的貢獻或忠誠」。因此,考試,分數及指數評鑑也許可以反映一個人在既定科目的「努力成果」,和一個獨立個體的能力,創造性,人文修養,德育素質,公民的民主態度,對事件的辨證批判能力等,沒有多大的關係。

有一本書叫作《給老師的信》,Lorenzo Milani設辦了所名叫Barbiana的學校,Barbiana的教學理念,相信學習就是源自生活上的需要,令學生成為關心社會的公民,具批判社會的思考能力,向社會上的不公義而鬥爭,他們會教憲法精神,勞工權益,革命歷史,公民權益及義務,資本主義的剝削及結構性問題。他們讀報,討論地區、國家、世界大事,他們研究工會文件,了解權利、義務之分佈。

對比香港的教育制度,目標就是教導學生應付考試、增強個人競爭力、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會反抗政府或畏懼權力的奴隸,最終甘願成為市場/金錢主導的商業社會的一件工具。

Lorenzo Milani 提出一個問題﹕為何學生在校受教,接受考核後「肥佬」一定是他們的責任(愚蠢、懶惰、沒有天份)而要接受懲罰(留班或趕出校),但老師教授學生,學生考試「肥佬」卻沒有人深究老師的責任。看看香港每年以萬計的會考零分生,這真是一個好問題。 現時的教育制度下,學生事實上就是赤裸裸的被剝削階層,學生只是作為勞動市場的產業後備軍,最終,投入整個資本主義市場的運作,勞動市場的定價,勞動形式的異化,及對人自身價值辨認的徹底喪失之中。當中。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國家暴力機器,透過控制教育制度,考試範式,學校的管理方法(同時在學術上建立哈貝馬斯式的「知識建構的旨趣」(knowledge constitutive interest) ),學習的階段及級別,控制勞動力的供應,配合市場的需求。這樣,才是最歪曲教育,最不把學生當是人的問題根源。 最後,「除了考試之類的篩選制度去評量『人才』的『標準』,別無他法」,是一個偽命題。因為考試導向的教育制度,只會滿足現時的政治經濟市場制度。當然,在現時政治經濟市場制度下,我只能想像這有限的可能性,反對國家/政府「強迫」課程的一致化,在家教育,類似鄉師自然學校,當然,最終,要達到真正人本主義及維護人類尊嚴的自由教育,一定要在現時粗暴的資本主義外,建立一個資源分配及異見都違到充分民主討論及策劃的制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