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判教育學論綱(十)

2016/4/20 — 7:35

神父Lorenzo Milani

神父Lorenzo Milani

【批判教育學論綱】系列文章

自由解放的教育及Lorenzo Milani 神父的批判教育學實踐

在現在的存在狀態下,回歸到一個解放的的訴求。其實就是人類一直追求的「啟蒙/批判– 反思/反身性 – 自為解放 – 自由」的追求。哈貝馬斯指出,這反思/批判過程本身有一種解放的力量,不過作為自為的狀態下,當事人要抽離現在的存在境況,而非有先入為主的認同及價值判斷,以現象學的「回歸現象本身」的解構方式,找尋我們的社會制度,文化,歷史性,人本性的脈絡,發展及改變,並把我們對社會事件,經濟制度,政治操作及政治哲學,社會政策及福利,人際博弈中的感受去解構,找尋更多解釋的可能性及反思向度的可能性。

廣告

自由的,解放的教育是 :

1)建立民主進程,尊重先天及獨特性的教育。
2)師生致力於儘可能平等的教學關係中發展民主,及充權的動力,並且老師有責任反思教學關係中的權力關係及不平衡的現象。
3)反對有意向的,及因為官僚環境或權威主義的,對於學生的隱含的壓迫。致力消除壓迫/被壓迫的二元階級再製。
4)去階級化,無階級再製的課室設計。
5)反對課程中隱含的,包括功利主義,培訓勞動後備,競爭及比較至上,效率,去個人獨特性,異化及規訓的意識形態。
6)反對任何形式的私有化教育體系。透過歷史,結構分析及社會現象的觀察,引導學子進入「真相」的視域
7)用任何可行的方式使他更具創造力,
8)對社會結構有分析及批判,當中包括消費主義,例如對於中國受剝削的幾億工人,是什麼的狀態及意義。
9)對於道德及倫理,承傳西方啟蒙主義知識及精神,使他了解義務才是權利的核心。在實際操作上可以選擇靈活的,類似一個蘇格拉底的辯證過程,
10)伸延對於絕大多數的辛勞的普羅大眾的視察,並與他們一共探討,低下階層是怎麼的社會環境下,變成他們所歸遞的階級,標籤,以及對他們文化及啟蒙水平的偏見。
11)不令學生對社會現象及特定階級,只有簡單的的,好/不好的二元價值判斷。而是深入探討,特定社會現象,低下階層/學生/勞工是如何成為「他們」的結構性/環境性原因,採取辯證的思考範式,致力避免片面的判斷。
12)一方面重視西方啟蒙主義精神,另一方面致力於在教學中拉近與大自然的關係。這必然涉及教室與生態環境的交合。而且發展奠基於大自然的靈性了解。

廣告

對於智能的看法也應該更多元化,智力是多樣性的,我們是以各種不同經驗來思考這個世界,我們可姒用視覺,聲音,動覺,抽象名詞和活動等,各種不同的方式來思考,而且智力應該是充滿活力的,人類能力是豐富的,我們可以以跳舞,藝術,戲劇這些具創造性人文活動,作為教育的主要內容,而可以和語言,數學看齊 ; 而不會再是因應資本主義市場需求及其意識形態的定位,扼殺學生天賦的創造性,潛能的多樣性及個人的獨特性。

這才是自由的教育,這才是具解放性的批判教育。

香港教育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歷年的教育改革的失敗,是一個教育工作者,社會工作者,市民及大眾反思香港教育本質的契機。我認為教育學應該要開始蛻變,而且伸延更多的想像及可能性。在未來與其他的專業人士,學生及市民建構未來教育的想像,為不同的人充權,而且擺脫既得利益者及技術官僚從有富裕階級出發,控制教育的現實,建立一個普羅大眾可以儘最大的民主規劃的教育體系。

我們可以提出一個想像,有一本書,叫作《給老師的信》(Lettera a una professoressa)(由甘浩望神父作審校),一個叫作Lorenzo Milani 神父辦了一個叫作Barbiana 學校。當中的學生,並不能夠負擔起學費,不能適合學校過時,脫離人們實際需要的學校制度。因此一個學生可能只可讀幾年書,然後在田中,車間工廠中找到他們。

然而,這帶領我們去問二個問題 :

教育的作用和目的到底是甚麼,有可能改變社會結構嗎 ?它真是實踐了向上流動的機制嗎? 富有學生和貧窮學生,教育對他們來說,的意義在那裡 ? 他們會思考所處階級對他們拖加的影響 ? 他們為什麼被要求學習由官方及官僚安排的知識?而學習這些知識的議程,及社會期待為何?

一位學生提到富人的傲慢和窮人的畏縮時:

「窮人自古就畏縮,原因不明,我身處其中卻沒法解釋。也許這並非膽怯或勇敢的問題,山裡人可能只欠缺傲慢的本質。」(頁20)  

Lorenzo在一條意大利遍遠貧窮山區的村落為了工人、農民,而設辦了所學校名叫Barbiana。 Barbiana學校,沒有經費,社會不確認,沒有聘請合資格的老師,學習時通常是年長的學生教導年輕的學生,不同年齡的學生一起討論、研究,學習與生活相結合,是一個共同生活的群體。然而,這是因為偏離了固有的官方知識而已。學習源自生活上的需要,是如何可以臬到了當下就可以運用,轉化及社會反思的需要,學生裝備成關心社會的公民,批判社會思考能力成為目的,而非官方知識那遙遠的拉丁文,或是抽象刻版的數理。這些不能落到生活層面,更糟的是,學生被期待為被領導的工人,保守主義者或是對社會現狀感到無力的人。

《給老師的信》是由Barbiana學校的學生所編寫的,用信的方式,以批判的態度去回應公立學校的階級歧視的各種教育政策。

《給老師的信》其中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妳從來不問我日常所見的事,而我也絕對不會主動拿出來說。」這是60年代,8位十來歲的意大利窮孩子想要跟老師說的話。老師不問,是因為當時的教育制度只厚待富家子弟;窮孩子不會主動說,是因為他們習慣被忽略,給人看扁同時,亦瞧不起自己。

有一位學生在學校中學到反身性:

「但是,少了他們,學校也就不再是學校了,就好像醫院只接待身體健康的人士而不收容病人。這會把學校變成強化現存差異的工具,令問題一發不可收拾。」 (頁29)  

就是因為他們發展有差異,而且這階級的差異隨著官方教育機制運行得愈久,差異拉得更大。他們在教育中,有向社會上的不公義而鬥爭的選項。 對比香港的教育制度,目標就是教導學生應付考試、增強個人競爭力、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不會反抗政府或畏懼權力的奴隸,最終甘願成為市場/金錢主導的商業社會的一件工具。

Lorenzo Milani 提出一個問題﹕為何學生在校受教,接受考核後失敗,一定要歸咎於他們的愚蠢、懶惰、沒有天份。卻非外在因耒及學生天賦學習取向的結果。

甚至因為這些根本不可以歸罪於他們的因素,要被迫接受留班或趕出校的懲罰。堅持提供官方知識以維持社會剝削官僚的責任呢 ?老師為保有優渥職位,取保守態度的責任呢 ? 如果看看香港每年以萬計的公開考試底分生,及因為考試失敗而絕望失控的人,這是一個詰問。

Barbiana與他們讀報,討論地區、國家、世界事件與他們之間的五動關係,如何看待一個國家政策對於貧窮人的影響,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的剝奪,社會主義為什麼勝利,民族殖民及被壓迫史。他們研究工會文件,工人為什麼要爭取這項權益,他們是如何組織的,資本家過往從他們掠奪了什麼,了解國家予他們權利、義務之分佈,知道意大利國徵中的齒輪代表國家是建立在勞動者之上的。

真正的學習,來自生活﹔當學習者所學的是他想了解,跟他的思考世界有切身關係,他們就會願意主動去學,也可以學得好。

由權勢者開辦之正規學校,以他們的語言教授他們認為重要的官方知識,他們在策劃教育藍圖時已經建立對於產業的想像,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農工階級必然在官方的控制之下,處於無力被動受壓的境地。

回想當時的時代背景,當時意大利的法西斯主義仍未沈寂,而俄國革命、抵抗法西斯運動、非洲和亞洲解放是十分敏感的話題,但Barbiana不忌諱,給予學生討論的空間讓學生反思當時的意大利正處於一個怎樣的政治局勢。

於Barbiana裡,「老師」犯錯不是罪過,反而這些過錯正是師生促膝長談的好機會,教師與學生之間再沒有年紀上的距離。只有在討論的過程中,師生相得益彰。對談,是不停的走向真理之過程,他不是由上而下的神喻,而是對話之中一剎那出現的永恆之光 : 一次又一次的啟發,對真相的洞悉,老師及學生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一起承認對真相的無知,因此要持續不倦的溝通。教師是和學生有平等的,互動溝通的,對話的教育,學生可以同時是老師及學生 : 把自己所長的科目,對其他的同學予以施教及分享,而同時在其他的科目中,接受其他同學的教授及觀點分享。

當學生長大後,Milani神父會送他們去外國讀書,希望他們學習外語,非為了生涯計劃。外語是掌握知識的工具,他們巴有批判的能力,及改變的想像,何不從不同文化的觀點吸收更多,反思更多,讓他們有機會了解,他們認為切身的議題,在其他的國家,他們的人民是如何反抗的 ? 他們是如何協商的? 他們學會了當權者語言遊戲的操弄,讓他們在爭取權益時可以無所畏懼。

Barbiana師生理直氣壯指出正規學校的階級性質,但絕不把事情簡單化。透過八名學生集體撰寫一封信給一位假想的老師,他們把Barbiana的經驗寫就成書,具體而微地陳述正規學校如何透過課程、老師態度把低下階層釘死在「失敗者」的位格,對比Barbiana如何令他們重新思考,一個真正及格的老師應該有何質素,好的師範學院應該如何規劃課程。

書中談到富人及貧窮人之教育差異:

「學生每年上課720小時,平均每天2小時。他每天還有14小時是清醒的。富有人家的孩子會用這14小時來學習各種文化。 然而,對農家子弟來說,這14小時既孤單又寂寥,令他們更畏縮。對工人子弟來說,這14小時則是隱形說客(商業廣告游說窮人)授課的時間。」 富人擁有的文化資本可是各種各樣,有小提琴班,可以去畫廊,可以欣賞歌劇,可以讀貧窮人不可企及的古籍及著作,可以蹲在有修養的長輩中間,學會高貴的「修養」。而工人子弟,他們就只有一部電視機,在寂寥時,單向的接收商業廣告的消費教育,及庸俗的娛樂資訊。

這就是教育其中一個可能性。

向神父Lorenzo Milani致敬。

「反思教與育 : 批判/比較教育學社群」facebook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criticalpedagogycommunity

--

參考書目:

《給老師的信》(Lettera a una professoressa)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