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批社會一面倒施壓 盧寵茂:公眾未審先判 贊同未成年女兒適合捐肝

2017/4/17 — 14:50

盧寵茂(無線新聞截圖)

盧寵茂(無線新聞截圖)

43歲女病人鄧桂思早前在瑪麗醫院完成換肝手術,仍未脫離危險期。港大外科學系肝臟移植科主任盧寵茂接受港台電話訪問時,亦提到鄧桂思接受換肝手術前,社會以至立會都討論,緊急將器官捐贈的合法年齡降至17歲,讓鄧未成年的女兒捐肝,他形容公眾對事件是「未審先判」,尚未為Michelle進行檢查,就認定她可以及一定要捐出器官。

盧寵茂說,自己活體肝臟捐贈者本身有風險,有1%的捐贈者需再接受手術,如果今次鄧桂思未成年的女兒Michelle捐贈,「她有可能再接受手術。」

盧續說,活體捐贈在有二十多年的討論,最重要其中一項原則是自主,首先捐贈需要完全獨立,不受他人影響,絕對明白風險以及損傷,「捐肝手術除了有危險性,同時會永久留下很大疤痕。一個未成年的青少年、中學生,能唔能夠考慮這些事?他的人生經歷是否足而考慮?」

廣告

盧寵茂又指出,自主的前題是獨立,不受人影響,「但未成年的青少年,成日會要父母做主,在醫學上,未成年人士做手術,一般都要父母簽紙確認。」

他指出,捐贈者常與活體捐贈有矛盾,「舉例如果今次事件當中媽媽是醒的,不是昏迷,能否同意自己兒女捐畀自己?」盧寵茂強調,自己二十多年見過無數例子,都牽涉到家人,一些家人原本不願意捐出,但受到家人施壓,「(曾經)有丈夫話我太太願意捐畀我,但太太最終單獨見我哋時,話畀我哋聽其實不願意,『我先生迫我,我同佢關係唔好』。」

廣告

盧寵茂指出,曾經有父親指成年兒子願意捐肝予媽媽,「但兒子最終決定唔捐」,「但一個未成年的人,有否能力拒絕一些外來的壓力,包括自己父母(壓力)。」

盧寵茂強調,自己不是討論今次個案的情況,而是擔心公眾或未有考慮這些問題,「(未成年的)年輕人受到這些壓力,或者唔敢出聲,起碼一個成年人,我們知道他有權,法定上有權力接受或不接受這件事。」

盧寵茂指出,今次事件捐贈者可以最後一刻不捐出,「我們要尊重她,她有不捐的權利。」他批評,「成個社會,包括傳媒、立法會議員,大家未知道Michelle是否真係適合,公眾輿論就話我們要畀她捐,如果通過咗,將合法年齡降到17歲,大家都好似『未審先判』,通過了就覺得Michelle可以捐,心理醫生點去評估是否適合?…專業人員點去面對?成個社會已經做咗一個檢查,我都唔知我個心理團隊點樣面對。」

盧寵茂,如立法會妥協通過條例降低年齡限制,Michelle不可以「say no」,認為不可扼殺她的退出權利,「對Michelle都唔公平」。

他說,捐贈者鄭凱甄相當偉大,不止救了鄧桂思,亦救了Michelle及肝臟移植團隊,令Michelle不用承受風險及社會壓力,「對一個未成年的女仔、中學生,大家有無想過,一直討論、甚至立法會討論(修例),是否畀壓力她?」團隊亦不用面對醫學道德及受公眾指責的矛盾,甚至是救了整個香港社會,因為文明社會不應將壓力放在未成年人士身上。

 

發表意見